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學網 > 女生 > 現代言情 > 金裝辯護人

更新時間:2020-02-18 16:27:11

金裝辯護人

金裝辯護人

來源:奇熱聯盟作者:宋起瑞分類:現代言情主角:宋司瀾葉幸司

《金裝辯護人》第6章戲精后媽免費試讀宋司瀾咂舌,看著眼前這場景,心里升起一股無名火。即使靈魂已經對調,可是身體的某些反應還是改不掉。她訕訕一笑,開口道,“爸,小叔叔什么時候過來?”葉輝瞥向他,立即沒好氣的哼了一聲,“晚上他就過來。”“哦,那我先回房去了。”宋司瀾站起來,面露囧色。不知道殺馬特的房間在哪兒。葉輝跟秦佩聽到葉幸司的話,都不由得愣了一下。以往,葉幸司是拒絕跟他們住在一起的。秦佩先反應過來...展開

《金裝辯護人》 第6章 戲精后媽 免費試讀

宋司瀾咂舌,看著眼前這場景,心里升起一股無名火。

即使靈魂已經對調,可是身體的某些反應還是改不掉。

她訕訕一笑,開口道,“爸,小叔叔什么時候過來?”

葉輝瞥向他,立即沒好氣的哼了一聲,“晚上他就過來。”

“哦,那我先回房去了。”

宋司瀾站起來,面露囧色。

不知道殺馬特的房間在哪兒。

葉輝跟秦佩聽到葉幸司的話,都不由得愣了一下。

以往,葉幸司是拒絕跟他們住在一起的。

秦佩先反應過來,露出尷尬的笑,“阿司,因為你不在家里住,所以你的房間被我改成儲物室了,你今晚要不跟小越住在一起?”

宋司瀾瞠目,原來殺馬特地位這么可憐啊!

難怪他嘴巴那么毒,人那么拽。

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下,性格想不扭曲都不行。

“好。”宋司瀾乖巧的應了一聲。

這個反應,也讓葉輝跟秦佩愣住。

在宋司瀾上樓后,葉輝望著樓梯口,情不自禁感慨道,“佩佩,你覺得阿司因為這事,是不是變得成熟懂事了?”

秦佩勾唇笑笑,“會不會是他心虛?怕老公你不管他的事,所以才刻意討好你?”

葉輝聽到這,皺起眉頭,繃著臉色。

——

宋司瀾到了樓上后,立即打電話到律所里。

還是小趙接的電話。

“請問網上有關于宋組長的爆料是真的嗎?”

“哎,這個雖然是真的,不過我們宋組長平時不是這樣的。你……”

“他現在在哪兒?”

小趙的話還未說完就被宋司瀾打斷。

宋司瀾撫著眉心,一臉糾結之色。

“啊……宋組長她回家了……你如果要打官司的話,可以找我們所其他律師,大家都很專業哦。”

“不用了,謝謝。”

宋司瀾掛斷電話,琢磨著還是要想辦法找到葉幸司,問清實情。

只是她現在的身份是取保候審的犯罪嫌疑人,除了辯護律師跟家人,誰都不能去見。

她要想找葉幸司,必須得偽裝身份。

她翻箱倒柜,找了件厚重的羽絨服穿在身上,戴上口罩跟帽子,鬼鬼祟祟的下樓去。

葉輝瞧見她這副打扮,目瞪口呆。

“你要出去做什么?馬上你小叔叔就來了!”

“爸,我……”宋司瀾迎著葉輝幽暗的眸子,壓低聲音,微微示弱,“爸,我不是出去做壞事,我是找到了一點頭緒,想自己去把事情查清楚。”

“呵,你能查什么?”葉輝見她示弱,語調也不自覺的放緩,透著股無奈之意,“你好好在家呆著,不要亂跑。”

外面到處都是憤憤不平的網友,吵著鬧著要手刃葉幸司這個紈绔子弟。

葉輝怕他有危險,卻不直言,而是繃著臉色教訓他。

葉幸司笑笑,撒嬌道,“爸,我這么大一個人,可以出去的,你幫我隱瞞著啊,千萬不能讓警察知道。”

說完話,不待葉輝反應,葉幸司就跑了出去。

葉輝伸手,張張唇瓣,將喉嚨里的話咽了下去。

想要罵葉幸司,可是想到葉幸司說話時的表情,又微微心軟下去。

那個臭小子竟然會撒嬌了?

以往他不都是趾高氣揚的嗎?

葉輝想到這,哼笑一聲,伸手扶了扶鏡框。

宋司瀾跑出去后,打了taxi,報上自家地址。

此時的葉幸司,正坐在駝色皮質沙發上,翹著二郎腿,邊看電視邊吃薯片,模樣無比悠哉。

“叮鈴……”

“誰啊?”葉幸司抬頭朝門邊看了一眼,放下薯片,起身走過去。

“快開門!是我!”宋司瀾雙手叉腰,咬牙切齒的說著話。

葉幸司聽到是她的聲音,微微詫異,沒有想到她竟然從看守所出來了。

他打開門,一個裹著羽絨服的身影立即鬼鬼祟祟的沖了進來。

宋司瀾左右瞅瞅,拉上窗簾,脫掉羽絨服,皺著眉頭,眼神幽怨的盯著葉幸司。

葉幸司倚在門邊,伸手抵了一下鼻梁上的鏡架,想笑又努力憋住。

透過別人的眼睛,來看自己的長相,這感覺,真的很微妙。

宋司瀾撩起礙事的斜劉海,皮笑肉不笑道,“你用我的身體開庭就算了,居然還拿高跟鞋打當事人?你知道現在網上都在罵我嗎?”

“這事我做的確實不對,可是對方太囂張了!說什么原配占著茅坑不拉屎的話,是個人都忍受不了這樣的小三!”

“呵呵……”宋司瀾皮笑肉不笑的嘖了一聲,心情悲憤交加。

她跟他這種法盲不在一個頻道,說太多沒有任何意義。

她輕喘著氣,努力讓自己情緒平復下去。

現在不是撕X的時間。

“我今天來找你,是想要問你跟王名雅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葉幸司打開可樂,自在的喝了一口,坐到沙發上去,那模樣真把自己當成這個家的主人了,看的宋司瀾心里頓生一股怒火。

她只好再努力平復情緒,“喂,我問你話呢?”

葉幸司雙手枕到腦后,斜睨了宋司瀾一眼,想起來自己被抓那天的情形,勾勾嘴角,“大嬸,我記得你不是說你要我坐穿牢底嗎?現在來問我緣由是想要給我洗刷冤屈?”

“我只是想知道實情而已!”宋司瀾揮舞著胳膊,忍下想揍人的沖動,“現在我變成了你,有可能會頂著QJ罪入獄!”

“那跟我有什么關系?”葉幸司輕哼一聲。

宋司瀾看著從自己的臉上流露出來的冷淡表情,心情無比復雜,伸手揪住他的衣領,威脅道,“跟你當然有關系,因為惹火我了,我會挑明靈魂互換的事情。”

“那你就挑明吧。”葉幸司輕飄飄的說著話。

宋司瀾頓時無語。

眼里仿佛掀起一股滔天波浪,幾經折騰后,漸漸平息。

她知道,他還在氣她那天說的話。

她非常鄙視QJ犯,所以當初在捉了他后,忍不住冷嘲熱諷。

可是她哪里料到,后面會發生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她松開他的衣領,逼著自己專業點,拿出以往雷厲風行的手段。

不對,是能屈能伸的態度。

“那個……抱歉啊,上次我不該說那樣的話。”

畢竟未經法院審判,任何人都不是罪犯。

她罵他坐穿牢底,確實很不對。

小說《金裝辯護人》 第6章 戲精后媽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新快3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