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學網 > 女生 > 短篇言情 > 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

更新時間:2019-11-23 15:41:24

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

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夜小妖分類:短篇言情主角:沈敬巖羅依依

《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他的選擇是唐雨嘉免費試讀馬艷芳笑的有些勉強,微微不滿,“兒子剛戀愛,你急什么,等他們感情穩定些再說。”羅依依全然不在意,她本來也不是真的來見公婆的,面上保持著淡淡的微笑,“我母親去世了,家里只有父親和后媽,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尤其是人生大事。”常東元眸光片刻黯淡,歷經滄桑的臉堅毅沉重,端起茶杯淺啜一口,掩飾掉異樣的神色,再抬頭,嘴角勾起一抹笑弧,“羅小姐年輕能干,聰...展開

《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 他的選擇是唐雨嘉 免費試讀

馬艷芳笑的有些勉強,微微不滿,“兒子剛戀愛,你急什么,等他們感情穩定些再說。”

羅依依全然不在意,她本來也不是真的來見公婆的,面上保持著淡淡的微笑,“我母親去世了,家里只有父親和后媽,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尤其是人生大事。”

常東元眸光片刻黯淡,歷經滄桑的臉堅毅沉重,端起茶杯淺啜一口,掩飾掉異樣的神色,再抬頭,嘴角勾起一抹笑弧,“羅小姐年輕能干,聰明漂亮,想必遺傳了你的父母吧。”

“董事長過獎了。”工作以來,這還是羅依依第二次見到常東元,第一次是在天籟別墅的生日晚宴上,“我父母都是普通人,我比較像我的母親。”

常東元眼里閃出一抹亮色,馬艷芳岔開了話題。

后來,常東元主動提起了結婚的事情,希望他們盡快結婚。

羅依依詫異的思忖著拒絕的措辭時,包間門陡然被推開了,沈敬巖步履凜冽地走來,將兩個紅本本甩在了餐桌上,“羅依依是我的太太。”

他像個一尊神似的杵在羅依依身邊,高大挺拔,無可撼動。

常云騰眼里涌起怒意,“你......”

常東元見慣了風浪的眸子波瀾不驚,“既然羅小姐和沈總還有一些隱情,若他日羅小姐恢復自由身,我常家的大門永遠向你敞開。”

他說著站起身來,看著常云騰,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照顧羅小姐,如果她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常家不遺余力。”

這話倒是讓羅依依意外,不容她多想,常東元就拉著馬艷芳走了,將空間留給三個糾纏不清的年輕人。

包間內的氣氛火藥味十足。

常云騰頗有底氣,“你也看到了,我爸媽都很滿意依依,對她,我勢在必得。”

沈敬巖嘴角勾著狠戾的弧度,“跟我斗,你還嫩的多,在商場上你是我的手下敗將,在依依這里,我也不會讓你討到半分便宜。”

他拉著羅依依就走,無奈常云騰不是他的對手,出了酒店大門,沈敬巖氣急敗壞地將她塞進車子里,“為什么要去見常東元,早就說過讓你離開元盛集團,離開常云騰,你是不是都當做耳旁風了?”

羅依依眼圈紅紅的,“我的事情不要你管。”

“我是你的丈夫,我為什么不能管,常家是什么人,常東元出獄后短短幾年累積了直逼沈氏的財富,你以為元盛集團真像你看起來的那樣繁花似錦嗎?”

羅依依無所謂地說:“就算元盛倒閉了,我也不會去你的公司,就算常云騰破產了,我也不會跟你和好,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沈敬巖憤怒地抬起手,卻是甩在了座椅上,發出了沉悶的聲響,“你真是要氣死我。”

他發動引擎離開,卻不是回羅依依的小區的路,她不干了,“你休想控制我。”

“你不聽我勸告,我只能把你放在家里看管起來。”

“是嗎,你總不會24小時陪在我身邊吧,你想你家出一條人命嗎?”

沈敬巖猛的踩下剎車,目光陰冷,“你,真的敢?”

“要不要試試?”

她的性格沈敬巖還是了解幾分的,“好,我送你回家,但是不要再想著和常云騰結婚的事,不然我讓你公司上上下下都知道你的丈夫是誰,更不介意我和你上一次頭條,不管是任何形式。”

車子停在樓下。

沈敬巖從后座抱出那束玫瑰,遞到羅依依面前,像變臉似的又換上了一副深情的面孔,“以前沒有給過你浪漫,以后我會慢慢的補給你。”

羅依依冷笑了聲,“不用了。”

沈敬巖將花塞到她的懷里,“花先拿著,別的不著急。”

羅依依雙手抱過花,抬頭瞅向垃圾桶,轉身走去,將花扔進了垃圾桶里。

沈敬巖眼睜睜地看著羅依依毫不猶豫的動作,心里一片凄涼。

羅依依上樓后,他掏出一顆煙夾在指尖吸著,抬頭瞅著樓上的一個個窗戶,一抹深沉的無力感和強大的壓力感襲來。

沈敬巖在樓下站了一個小時,仍沒有離去。

羅一默在落地窗前看著下面的那個身影,他這個爹地也很深情的嘛,他媽咪也太難搞定了。

在書房加班工作的羅依依突然接到沈敬巖的電話,“你下來。”

“不。”

“那我上樓找你了,1703。”

他報了她的房門號,讓她無所適從,趕忙掛了電話,就往外走。

羅一默聽到動靜,推開房門出來,“媽咪,你干嘛去?”

“去見個人,一會就上來。”

“誰啊,帶我一起吧。”

“乖乖在家等媽咪。”

羅一默嘟著小嘴巴,“哦,媽咪你不用著急回來。”

羅依依下了樓,看到沈敬巖面前一地的煙頭,冷冰冰地說:“你到底要干嘛?”

“我想和你聊聊天。”

“你在打擾我的生活,知道嗎?”

“我再也受不了沒有你在身邊的日子了,你跟我回家,要不我就住在你這里,我什么都不做,只要每天都能看到你就好。”

正說著,沈敬巖的手機**響起,他皺了皺眉,還是接了起來,電話那端是一道又嬌又憐的聲音,“敬巖哥哥,你怎么還不回來?”

“你在我家?”

“是,明天是我哥哥的忌日,我心里難受,你陪陪我吧。”

沈敬巖混沌的大腦像是被人扎了一針,猛的清醒,“好的,我馬上回去。”

羅依依用腳趾頭也能想到電話是誰打來的,諷刺地瞟了他一眼,扭頭就走。

沈敬巖眼眸里糾結復雜的情緒像是翻涌而出的海浪,終究還是鉆進車子里行駛離開。

這么多年了,一邊是羅依依,一邊是唐雨嘉。

六年前,他為了唐雨嘉放棄了自己的家庭,羅依依沒有領離婚證就跑了,一跑就是六年。

在羅依依和唐雨嘉之間,六年前他選擇的是唐雨嘉,六年后他選擇的奕是唐雨嘉。

第二日。

烈士陵園內。

沈敬巖和唐雨嘉都身著黑衣,筆直的站在一座墓碑前,上面的照片和刻著的三個大字是他們共同思念的人:唐明朗。

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 他的選擇是唐雨嘉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架空小說
  2. 仙俠小說
  3. 古裝小說
  4. 玄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新快3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