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學網 > 女生 > 穿越架空 > 無榻不歡:夫君請就寢

更新時間:2019-11-23 14:24:08

無榻不歡:夫君請就寢

無榻不歡:夫君請就寢

來源:微閱云作者:唐喲喲分類:穿越架空主角:沈昭趙天宇

《無榻不歡:夫君請就寢》第十章八百里加急免費試讀冉海看完字,問道:“清明什么時候走的?有沒有說什么時候回來?”代指揮聽出話外之音,說道:“清大人走了快了快有兩個時辰吧!他沒說什么時候回來!”剛才離開的人復又回來,原來他并未走遠。只是在后面聽他們的講話。這邊的一言一語盡數落在他的耳朵里。這會兒他端著茶水過來。冉海知道了大概,如果自己久留這里必然有事。他對代指揮說道:“既然清明不在,那我晚些時候再來...展開

《無榻不歡:夫君請就寢》 第十章八百里加急 免費試讀

冉海看完字,問道:“清明什么時候走的?有沒有說什么時候回來?”

代指揮聽出話外之音,說道:“清大人走了快了快有兩個時辰吧!他沒說什么時候回來!”

剛才離開的人復又回來,原來他并未走遠。只是在后面聽他們的講話。這邊的一言一語盡數落在他的耳朵里。這會兒他端著茶水過來。

冉海知道了大概,如果自己久留這里必然有事。他對代指揮說道:“既然清明不在,那我晚些時候再來找他,我這就先回客棧去了!”

那人說道:“大人不喝口水再走?”

冉海說道:“水就不喝了,老夫有事,先走一步。”

代指揮看了那人一眼,那人沒說話,只是回應了一個眼神。

代指揮知道自己命休矣,若不跟著冉海一起出門,怕是這輩子都別想出門!可那人盯著自己,他能怎么辦?他只能說道:“冉大人慢走,在下就恕不遠送了!”

冉海知道自己也幫不上什么忙,沒有回他的話就走了。

那些走道上的人雖然手上都有活計,卻不像認真做事,耳朵豎得老高。一看就像是在等候命令。

冉海疾步穿過,想自己越快離開,自己越安全。只是為今之計最難解決的是自己如何離開這琉璃國?

出門以后。冉海往巷子口左側的茶攤走去,然后要了一壺茶。看來還得想一個權宜之計。

沈昭昭回到京城已經有好幾天了,陸欣到了京城很快就得到了太醫的診治,加之通神草確實有神奇的功能,可以說,陸欣只需要再靜養一段時間就不礙事了,當然也多少要得益于陸欣本身就能抵御強毒的身體素質。

沈昭昭聽了太醫的一番話算是鎮定下來。溪兒的生死全系他一人所累,若是由此害了溪兒的性命,他甚至已經做好了陪著陸欣一起死的最壞打算。好在太醫的一番話讓他不用太過緊張。但是贏水兒的死卻在他心里落下了影子。他覺得至死都對不起贏水兒,多日的朝夕相處,他心里多少也有了些她的影子。

回到京城以后,他就八百里加急給南疆大祭司送去了自己的信件,一則是感謝大祭司的幫助,二則是聽聞南疆屯兵在昭宣國的邊境,想要問問上是何用意,三則確實感謝贏氏一族對自己的恩情。他明白這是自己欠南疆的恩情,只能先這么放著。

這時只聽太醫想沈昭昭回報道:“皇后娘娘肚子里的孩子平安無事,請陛下安心!”

沈昭昭揮了揮手,示意太醫可以退下了。

太醫走后,他坐在龍床邊上,一只手握著陸欣的手,一直手撩開了遮住陸欣額頭的頭發。他對陸欣說道:“朕不在的這段時間讓你受苦了,從今以后,朕再也不要你為朕冒這么大的風險,朕實在無法想象自己如若承擔的住,失去你的痛苦!”

陸欣眼里露出的溫情像是受了一陣感動,聲音略帶虛弱的說道:“臣妾為皇上做事,理所應當,皇上洪福齊天,相信不會再遇到像現在的情況了。”

沈昭昭說:“傻溪兒,朕是想要你平平安安,這對朕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陸欣不反駁,兩個人就這么四目相對,空氣里逼仄的暖流溫暖著整個房間,空氣里又飄著一股提神的清香味。時間像是過去很久,兩人就這么坐著無聲的交流。

還是陸欣率先開了口,說道:“皇上,現在處理硫璃國的進犯才是頭等大事,一定要小心做好防范!臣妾已經委托好友左皓白,前往硫璃國調查原委,不日間就會有消息傳回來!”

沈昭昭說道:“朕聽杜卿家說過,硫璃國一事恐有歹人牽涉,說是周玉安的侄子周長生所為!想來這周家還是不知悔改,竟然把朕的皇恩如此對待,實在可惡!”

陸欣看著生氣的沈昭昭,有點好笑。每次沈昭昭生氣的模樣煞是可愛,總會惹得陸欣笑上好久:“皇上,周長安的事不能怪到周家人身上。臣妾也知道皇上如此下旨是不想看到當年的慘案。既然皇上如此寬厚仁心就別再責怪自己了。”

沈昭昭聽著陸欣的話,心想陸欣變了好多,原本以為自己的做招致她的不滿,沒想到陸欣竟然會從其他角度考慮問題。沈昭昭所不知道的是,這是陸欣聽了杜望山的一番話,才知道沈昭昭的苦心。

“當務之急,是要解決硫璃國的進犯,免得引起國內流寇的興起,給昭宣國帶來危害。”陸欣對沈昭昭說道,她躺在床上,可是心里一直擔憂硫璃國的進犯會給南疆那些不死心的人帶來希望。所以硫璃國之事必須以雷霆萬鈞之勢壓下去,然后再修養生意,把這兩天生靈涂炭的損失給扭轉過來。

沈昭昭看著陸欣緊縮的眉頭,說道:“溪兒,這后宮之事都由你管,這天下之事是朕來管,你還是安心養病吧!”

這時有太監總管從外面走了進來,他對皇帝低語了幾句。皇上頻頻點頭,龍顏大開,甚是歡心。

太監總管低語完之后,沈昭昭說退下吧,太監總管就退了出去。

沈昭昭對陸欣說道:“溪兒,前線傳來一個好消息,說付成付將軍出了一計夜襲硫璃國大營,一舉殺敵萬余人,燒壞硫璃國糧草,算是旗開得勝,果不負昭宣國軍神的名號!”

“付成付將軍向來穩健,看來這次夜襲算是他兵行險招。”陸欣聽聞這個消息,做出了自己的評價。

沈昭昭說:“前線有捷報傳來,算是開了一個好兆頭。溪兒就好生歇息吧。剩下的事就由朕自己處理。”

陸欣“嗯”了一聲,就這樣睡了過去。

沈昭昭退了出來,給陸欣的丫鬟說道:“溪兒已經睡了,你們就在門外候著,不要讓人打擾到溪兒,若溪兒醒來有什么事吩咐,你們就盡心地去做?”

幾個丫鬟行了禮,回應道:“請皇上放心,奴婢們定然悉心照顧好皇后娘娘!”

回到書房,沈昭昭差人把杜望山召進宮來。

杜望山聽聞皇上召見,三步并作兩步直往宮里趕,這會兒正跪安后聽聞皇上的恩賜坐在椅子上。

沈昭昭看到杜望山的一身汗,心想我不在這段時間宮里的變化可真大:“杜望山杜愛卿,朕讓你去查的事情可有有什么消息傳回來?”

杜望山回話道,“聽皇后娘娘說,此人是趙天宇,可是京城這一帶并沒有他的蹤跡,微臣試想皇上與皇后娘娘離開的時候,趙天宇或許已然身死?也不失為一種可能!畢竟皇后娘娘還說趙天宇身上的毒很快會侵蝕自身,若是沒有進一步進食藥丸,他必然會毒發身亡?”

沈昭昭說道:“你說的這種可能也有,但是朕離開以后派其他將軍包圍了此地,眾位將軍回來說直見地上一灘血跡,并未發現他的尸首!朕斷定他必然還活著,甚至可能已經潛逃回了京城。”

杜望山想到這也不失為一種可能,不過就算如此,皇上已然安全回宮,宮中戒備森嚴,有大批侍衛日夜巡防,,諒他趙天宇生出一對翅膀也不能飛進皇宮。

就算他真的不要命進來了,也只能是自尋死路。杜望山回稟沈昭昭道,“皇上,京畿衛已經在皇上回到京城以后就開始全城,城門巷道都有專人負責把守,據皇后娘娘描述,趙天宇身體已經發生變化!想要辨認并不困難,他想進京,料必沒有那么容易。”

沈昭昭搖了搖頭,對杜望山的想法顯得有點天真,一個能夠為了報仇,不惜把自己變成一個毒人的人,就說明他已經抱定了不成功便成仁的必死之心。試問這樣的人普天之下能有幾人?又有幾人做到這里還愿意放棄報仇。

所以沈昭昭知道,趙天宇只要還活著,就肯定不會放棄報仇的想法,相反他一定會千方百計地混進京城等待時機!

于是,沈昭昭對杜望山說道:“溪兒曾經說過,趙天宇有如此了得的毒功并非是他自己煉制的,定是有人相助與他,從趙天宇自己不懂得煉制血菩提丹這點來看,皇后分析將趙天宇煉成毒人之人,必定是想以此鉗制趙天宇。”

杜望山聽聞此事,身子坐直起來,說道:“莫非這個幕后之人,同樣也對皇后娘娘心懷仇怨?看來除了趙天宇,還有其他人相對娘娘不利。”

沈昭昭喝了一口太監送過來的茶,對杜望山點了點頭。說道:“所以朕一直在擔心,不知這背后之人到底有什么陰謀,又是如何找到了趙天宇,又是怎么說服趙天宇練著狠毒兇殘的毒功?此人是這件事的關鍵所在,希望杜愛卿能替朕用心去查探一番!”

杜望山說道:“這個當然,就算皇上不說,微臣也為竭盡全力去查探此事,微臣在想這件事,發生在朝廷以外,朝廷有許多鞭長莫及之處,是否可以請江湖中人幫忙查探一下?”

“哦?杜愛卿如此說,想必杜愛卿心中,一定已經有合適的人選了?給朕說來聽聽。”沈昭昭問杜望山,希望從杜望山那里得到其他的途徑。

杜望山也在犯難之際,尋常犯人對他來說不是難事,可是趙天宇的這種絕不是簡單地法子就能找到,更何況躲藏在他背后的人。可是要是這么說與沈昭昭怕是會大失所望,杜望山不想讓沈昭昭剛回京城,就遇到一大堆不順心的事,影響皇上的心情。

于是杜望山想了想開口道:“皇上,其實微臣暫時也沒想到什么合適的人選!不過微臣知道如果一般的法子對付不了趙天宇,那就可以嘗試用特殊的法子去對付他?”

小說《無榻不歡:夫君請就寢》 第十章八百里加急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虐戀小說
  2. 游戲小說
  3. 武俠小說
  4. 貴族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新快3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