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學網 > 女生 > 仙俠奇緣 > 吾乃兇獸,生人勿近

更新時間:2019-11-22 15:00:48

吾乃兇獸,生人勿近

吾乃兇獸,生人勿近

來源:閱文作者:住籬分類:仙俠奇緣主角:封鏡晝衍

《吾乃兇獸,生人勿近》8無方天成山(1)免費試讀傳說無方天成仙山是母神割發所化,其上靈氣蔥蘢,天然育化一只白羽戴勝巨靈獸,巨靈獸遵母神命,守著三千年一結果的丹芷草。封鏡一直想不明白,母神為什么要大張旗鼓的割發化島,還要大材小用的讓靈獸守著一株仙草?她前些年不安分的時候,還想著要找到仙山一探究竟,可因為無方天成山一直是無跡可尋,封鏡漸漸也就斷了這個心思。原本她見晝衍要找無方天成山,還覺得這只活了幾千...展開

《吾乃兇獸,生人勿近》 8 無方天成山(1) 免費試讀

傳說無方天成仙山是母神割發所化,其上靈氣蔥蘢,天然育化一只白羽戴勝巨靈獸,巨靈獸遵母神命,守著三千年一結果的丹芷草。

封鏡一直想不明白,母神為什么要大張旗鼓的割發化島,還要大材小用的讓靈獸守著一株仙草?

她前些年不安分的時候,還想著要找到仙山一探究竟,可因為無方天成山一直是無跡可尋,封鏡漸漸也就斷了這個心思。

原本她見晝衍要找無方天成山,還覺得這只活了幾千年的佛修未免有些不自量力,可此時當她轉頭看見一座向她迎面撞過來的山時,立刻覺得自己是小瞧了晝衍。

因為封鏡和晝衍站的離這突然出現的山實在太近,所以兩人只能看見一面陡峭向上的山壁,抬頭沿著山壁向上看,就見一團白霧之中,只能隱隱約約看見從郁郁蔥蔥的樹木盤根錯節的生于石隙之間。

“這山怎么會突然自己出現?”封鏡太過震驚太過疑惑,一時間也忘了自己和晝衍之間水火不容的關系,竟是轉頭誠心誠意的向晝衍發問。

晝衍似乎并不在意封鏡態度的轉變,聽她這么問,隨手將手中的自生羅盤扔給了她,“自己看。”

抬手準確無誤的接住自生羅盤,封鏡立刻低頭就研究起了這個她還從未見過的物什。

說是自生羅盤,其實這東西就是一塊半透明的石頭,封鏡將手中的石頭舉到眼前,對著天光好一陣觀察,這才看清,石頭內部還浮著一枚白色的法印。

那法印形狀古樸,周身流轉著白色光澤,只看了一眼,封鏡就認出了那法印的來由,“這居然是母神親創的幻境法印!”

如果每個海獸體內都有一塊相同的石頭,那就意味著只要有這些海獸在,這海面上就會一直存在著一個古老的幻境法陣,這法陣的效力曠日持久,一旦有人入陣,來人就只能看見眼前方寸之地的景象,即便仙山就在自己周圍,也是不得其門而入。

怪不得她此前一直找不到無方天成山,原來是這個緣故。不過此刻手中有了這枚海獸體內的自生羅盤,估計以后再來無方天成山就和逛自家后山一樣方便了。

想到這里,封鏡十分不要臉的就把自生羅盤據為己有,抬頭就見晝衍已經當先飛身上了山,并沒有留意自己的小動作,這才亦步亦趨的跟了上去。

此時已是暮色四合,封鏡和晝衍并肩落在山頭的時候,就見晚霞的余暉將整座山籠罩在了一片暖洋洋的黃紗之中,高低錯落的山石一路從兩人腳下向遠處鋪陳開去,在盡頭處延伸入海。

在這座闊大的仙山正中,就見一片廣袤的森林悠然肅立,一片熒熒的綠光從那里優哉游哉的向四周擴散著,一直連接到森林上空四座浮著的小小山石上,將那四個山石包裹的如同正在發光的翡翠,一種奇異而又寧靜的氣氛端端的浮在森林上空,看的封鏡和晝衍都有些心曠神怡,心情竟是漸漸平和了下來。

然而平和了不過幾彈指,封鏡不合時宜的冷哼聲就打破了兩人之間短暫的寧靜,“母神還真是偏心,明明都是親生的,怎么偏這只巨靈獸的窩是現成的!”

想當年她和其他三只兇獸剛出殼的時候,直接就被母神丟在了蠻荒大澤之中,蠻荒大澤中精怪兇惡,要不是他們四只身上帶著上古之力的氣息,估計早就被那些精怪撕成了碎片。

封鏡以前還能安慰自己,覺得母神這么做是在鍛煉他們,可此刻見了巨靈獸這宜居的窩,饒是她再怎么自詡豁達敞亮,還是嫉妒的要冒酸氣。

晝衍不知道封鏡當年的遭遇,聽她這么說,只是側眸淡漠的看了她一眼,隨即手中翻出一枚黑色長繩,一揮手就將繩子甩到了封鏡的手腕上。

那繩子在觸及封鏡皮膚的時候行云流水的就在她的手腕上打了個死結,另一端就牢牢的抓住晝衍手心里。

晝衍見繩子系牢了,立刻反手攥緊繩子,下一刻繩子立刻消失不見,“走吧。”

“過分了啊!我堂堂妖神豈是你說牽就能牽的!”封鏡活了萬把年,還從來沒被牽過繩子,此時繩子雖消失不見,她卻能清晰的感受到手腕上傳來的拉扯感,一時間覺得十分氣惱,一邊無可奈何的跟著晝衍往森林那邊飛身而去,一邊動手就開始解手上的繩子。

要是她的部下知道她被人牽著走,她這張老臉也就不用要了!

然而封鏡皺著眉頭解了半天,繩子沒解開,他們卻是已經接近了森林上空的那四塊“翡翠”。

“這是什么玩意兒?”封鏡見繩子實在解不開,也就不再掙扎,認命的將雙手抱在胸前,抬眸就去看那還在不停的從下面飛上來的綠色光點。

晝衍寡淡著一張臉,讓人看不出他的情緒,不過他此時也正盯著那光點瞧,顯見的也不知道這光點到底是個什么東西。

見一光點正巧從眼前飛過,晝衍立刻隨手結出法印,將那光點困于其中,移到了自己面前。

封鏡好奇的緊,見狀立刻將臉湊到了那被晝衍困住的光點近前,只是一眼,封鏡立刻古怪的笑了起來。

“笑什么?”晝衍垂眸正在看那光點正中的物件,此時見封鏡笑的古怪,立刻抬眸,隔著一層淡淡的綠色光幕看向封鏡,淡漠的問了一句。

見晝衍竟是主動開口,封鏡將眉頭一挑,暗金色的眸子狡黠一轉,隔著法印和晝衍四目相對,語氣還是略帶嘲諷,“終于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啦。”

此刻封鏡一張瓜子臉上正帶著玩味的笑意,一雙大而有神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著晝衍,嘴角隱約可見兩個小小的酒窩,即便沒有其他多余動作,卻依舊活色生香,生動到了骨子里。

晝衍覺得封鏡身上的某些東西刺痛了他的眼,遂立刻不著痕跡的移開目光,那張臉雖還是平靜的如同死水,但眉頭卻是微不可查的皺了一下,滿臉寫著“你愛說不說”。

“好了好了,告訴你就是了。”封鏡可不在乎晝衍的態度,兀自將他的心態進行了一番扭曲,一邊說話,一邊抬手就指了指下面氤氳著一片綠光的森林,“這些光靈都是從巨靈獸體內散發出來的,為的是吸引雌性。”

說到這里,封鏡停頓了一下,抬眸看了一眼晝衍,別有意味的又是一笑,“這只巨靈獸,正在**期呢。”

像晝衍這種死板固執的佛修即便是活了千把年,都不可能同人雙修,封鏡算準了這一點,說完這句,果真就見晝衍十分不自然的輕咳了一聲,隨后就像是避嫌一般,把那光點一掌揮開老遠。

“假正經。”封鏡看著晝衍寡淡著一張臉將自己周圍的光點全部驅散,立刻又忍不住出言譏諷,“母神創萬物,初始就定下了規則,凡是生靈,必定需要陰陽相合。**怎么了,我就不信你沒有**的時候。”

封鏡一口一個**聽得晝衍臉色發青,饒是他再怎么平心定氣,還是轉眸警告意味十足的看了還想繼續說話的封鏡一眼。

“看我做什么,我說的不對嗎?你做佛修時是不能輕易**,可你已經做了魔族幾百年了,你別告訴我,你還是連一個**期都沒經歷過?”封鏡不肯輕易放棄這個調侃晝衍的機會,故作驚詫的睜大了一雙暗金色的眸子,笑的有些鬼祟。

其實作為一個經歷了三個**期,還一直都沒找到配偶的兇獸,封鏡著實沒資格嘲笑晝衍,不過仗著晝衍對此知之不詳,所以封鏡一時間有些嘚瑟。

見封鏡把話說的越來越歪,晝衍鐵青著一張臉就要給她下噤聲咒,可他還沒來得及動手,就見那些光點居然像是潮水一般滾滾向封鏡就涌了過去。

見晝衍神色有異,封鏡立刻也察覺到了不對勁,低頭一看,就見自己周身已經被綠色光點圍了個水泄不通,立刻就笑不出來了。

要遭!忘了自己也是個雌的,那巨靈獸竟然看上她了!

封鏡心頭一陣無語,正要結出法印隱匿自己的氣息,卻忽然聽見下面的森林中傳來一陣大過一陣的咆哮,緊接著就感覺下面一陣地動山搖,一時之間整座森林似乎都被一個無形的巨人捏在了手里,搖搖晃晃之間赫然從中飛出了一團白色的光影,向著她就沖了過來。

作為妖族之首,就算是妖力受制,封鏡也不會輕易被巨靈獸撲倒,在巨靈獸還沒到眼前之際,她就已經一個閃避退開老遠。

可不等她在云頭上站穩,卻突然感覺身后有人狠狠的推了她一把,踉蹌一步跌下云頭,封鏡旋身就往后瞧,一眼就見晝衍居高臨下的看著自己,那張圣天神祇一般清貴的臉上帶著蒼然的冷漠,黝黑深邃的眸子里盛著說不盡的寒意。

那是封鏡不曾看過的神情,一瞬間她覺得自己像是被一把利劍刺穿了,手中結出的法印也慢了一拍,恰好就在封鏡猶豫的一剎那,那白影已經撲到了她身邊,一口就將她銜住了,不等封鏡掙扎,白影已經帶著她一陣疾風消失在了晝衍面前。

晝衍站在云頭,面無表情的看著白影消失的方向,一直等到白影鉆入森林深處消失不見,他這才跟著消失在了云頭上。

小說《吾乃兇獸,生人勿近》 8 無方天成山(1)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游戲小說
  2. 言情小說
  3. 架空小說
  4. 歷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新快3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