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學網 > 女生 > 短篇言情 > 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

更新時間:2019-11-22 10:22:22

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

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閑雨分類:短篇言情主角:藍悠言薛行鋒

《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第19章將錯就錯免費試讀自從早上之后,藍悠言便愁眉不展,失去了往日的活潑可愛,生機勃勃。薛行鋒心中擔憂藍悠言不肯原諒他,所以薛行鋒一直默默的跟在藍悠言的背后,藍悠言去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藍悠言去見蘇銳,薛行鋒就這樣遠遠的望著,既不打擾,也不離開;藍悠言回到房間休息,他就等在藍悠言門前的涼亭中,等到藍悠言從房間里面出來之后,他便又跟了上去。已經是入夜時分,吃完了晚飯,藍悠言...展開

《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 第19章 將錯就錯 免費試讀

自從早上之后,藍悠言便愁眉不展,失去了往日的活潑可愛,生機勃勃。

薛行鋒心中擔憂藍悠言不肯原諒他,所以薛行鋒一直默默的跟在藍悠言的背后,藍悠言去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藍悠言去見蘇銳,薛行鋒就這樣遠遠的望著,既不打擾,也不離開;藍悠言回到房間休息,他就等在藍悠言門前的涼亭中,等到藍悠言從房間里面出來之后,他便又跟了上去。

已經是入夜時分,吃完了晚飯,藍悠言起身回到房間,薛行鋒便馬上放下了碗筷,默默的跟了上去。

到了房間門前,藍悠言卻停住了腳步,薛行鋒也跟著止了步。

藍悠言轉過身,滿臉不悅:“你還要跟著我到什么時候?”

薛行鋒沒有答話,只是默默的看著藍悠言。

藍悠言嘆了口氣:“你是不是有什么話想要和我說?”

“嗯!”薛行鋒試探著點了點頭。

“那你就說啊,就這么悶著,誰知道你要說什么?”藍悠言有些無奈。

“可是,可是我不敢......”

“不敢!”藍悠言吃驚道:“你堂堂的薛家少爺,居然也有不敢說話的時候?真是可笑!不說算了!”藍悠言轉身就要離開。

“我不敢說,是害怕你不原諒我!”

藍悠言停住了腳步,隨后緩緩的轉過了身,她的語調緩和了許多:“什么原諒不原諒的!其實我明白,你昨天晚上是因為喝多了酒,所以才......”藍悠言的臉微紅。

“那你的意思是原諒我了?”薛行鋒的聲音中充滿著期待。

藍悠言側身,坐在了門前的石階上,雙手拄著下巴道:“我剛才不是說了嗎,沒有什么原諒不原諒的!”

薛行鋒坐到了藍悠言的身邊:“那既然你不生氣了,可不可以不要不開心了,看著你不開心,我還真的有一些不習慣!”

“我哪里有不開心了!”藍悠言狡辯,“其實我明白,昨天晚上......你親了我,是因為把我當成了林舒兒對不對......”

薛行鋒先是一愣,但是隨后他明白了,原來藍悠言是誤會他昨天把她當成了林舒兒。

“傻丫頭!你就是你,林舒兒就是林舒兒,我怎么會把你們兩個弄混呢......”但是薛行鋒并不打算解釋,而是打算就這樣被藍悠言誤會下去,因為這樣可以完美的遮掩他藏在內心深處的一些真實想法。

薛行鋒尷尬的笑著道:“看來還是你最聰明,一眼就能看出來我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沒錯,昨天晚上我喝多了,就誤把你當成了林舒兒,所以才......”

雖然藍悠言開始只是推測,但是當她親耳聽見薛行鋒的話以后,不知為何,心中卻突然沉了一下:“哦!”

氣氛有些安靜,為了讓藍悠言更加信服他的話,薛行鋒便繼續胡編亂造道:

“而且,舒兒其實和你一樣,以前也是一個紅娘,她也會穿著喜慶的吉服幫別人主持成親儀式,她的腰間也會掛著一個紅娘荷包,不過她的荷包是綠色的,因為她最喜歡的顏色就是綠色,因為綠色象征著勃勃的生機,她也會在迎新娘的時候道賀歌......”

聽著薛行鋒聊到林舒兒變的滔滔不絕,藍悠言的臉色變的有些難看,她沒有聽薛行鋒說完,而是匆匆站起了身,不悅道:“我困了,要回去睡覺了!”

藍悠言轉身“彭!”的一下子關上了房門,只剩下薛行鋒愣在那里。

薛行鋒有些摸不到頭腦:“剛才還好好的,怎么說生氣就生氣了!”

薛行鋒還未離開,蘇銳便走了過來。

“怎么?小言的心情還不是很好嗎?”

薛行鋒見是蘇銳,立刻恢復了高冷的氣質:“她睡了我有話要問你!”

蘇銳心中疑惑,可薛行鋒沒有多說,而是轉身就走,蘇銳只好跟了上去。

薛行鋒引著蘇銳來到了花園中的欣月亭。

蘇銳禮貌道:“不知道三少深夜叫我過來這里,是有什么要緊事情嗎?”

薛行鋒面色冷峻:“蘇銳!我們以前見過,就在徐府!”薛行鋒特意把“徐府”這兩個字說的很響。

“不瞞三少爺,我是徐老太的徒弟,這次回去也是因為師傅她老人家有事情要找我,所以三少在徐府見過我是正常不過的,只是我這人記性一向不是很好,不曾記得在徐府見過三少!”

“你當然不記得我,因為當時你正忙著和徐府小姐定親!”

蘇銳的臉色變的有些難看。

薛行鋒卻步步緊逼:“其實你和徐小姐定親,我本不該在現場的,只不過因為那個時候正趕上徐老太六十大壽,我是受我爺爺的囑托,才去府上送賀禮,可是我因為有急事,所以就提前了幾日,可是沒有想到,卻撞見了徐府的訂婚儀式......”

“不知道薛家三少說這些事情,到底是有何用意?”蘇銳的臉色鐵青。

“如果要是換一家,家中嫁了女兒,肯定會風風光光的,就算不是弄的滿城風雨,也會弄的人盡皆知,可是你是徐家的女婿,恐怕外人并不知情,就是因為你是徐家的上門女婿!”蘇銳面色十分難看,但是他并沒有與薛行鋒爭辯,而是開口道:“蘇銳明天要早起趕路,就不打擾三少了,蘇銳先告辭了......”

“慢著!”薛行鋒上期一步,抓住了蘇銳的衣領:“如果你已經娶了別的女人,那就離藍悠言遠點,不要占著碗里的還看著鍋里的!”

蘇銳甩開了薛行鋒的手:“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么意思!”

“你知道,藍悠言她太單純了,如果你要是敢傷害她,敢欺騙她,那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對于薛行鋒的威脅,蘇銳毫無懼色,:“小言是我的親人。我怎么會欺騙她,傷害她呢?我不知道三少為何會這樣想我,小言對于我來說,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所以就算是我死,也不會讓小言受到半點傷害!”

蘇銳翩然離去,只剩下薛行鋒在欣月亭中妄自嗟呀。

小說《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 第19章 將錯就錯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宮廷小說
  2. 言情小說
  3. 校園小說
  4. 貴族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新快3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