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學網 > 女生 > 仙俠奇緣 > 浮華錄

更新時間:2019-11-21 16:52:57

浮華錄

浮華錄

來源:微小寶作者:扶遇分類:仙俠奇緣主角:寇沅魚負

《浮華錄》第6章土地闕介免費試讀這一夜,寇沅一夜沒眠。她一閉眼就是當年衡幼被貶下天宮時那個苦澀而又痛苦的笑容。她只不過是他見過第二次的人而已,他卻為了她,豁出了他走的一切。靈鋪里就她一個人,魚負還在烏梁河守著動靜,寇沅提了鞋,站在窗戶邊上向天邊望去,已然泛起魚肚白了。寇沅揉了揉酸痛的眼眶,烏梁河那邊還是沒有動靜傳來,她未免有些擔心。太陽剛一升起,寇沅便開了鋪子的大門,簡單收拾了一番之后,她準備再去...展開

《浮華錄》 第6章 土地闕介 免費試讀

這一夜,寇沅一夜沒眠。

她一閉眼就是當年衡幼被貶下天宮時那個苦澀而又痛苦的笑容。

她只不過是他見過第二次的人而已,他卻為了她,豁出了他走的一切。

靈鋪里就她一個人,魚負還在烏梁河守著動靜,寇沅提了鞋,站在窗戶邊上向天邊望去,已然泛起魚肚白了。

寇沅揉了揉酸痛的眼眶,烏梁河那邊還是沒有動靜傳來,她未免有些擔心。

太陽剛一升起,寇沅便開了鋪子的大門,簡單收拾了一番之后,她準備再去趟傅家。

昨夜雨下的再大,一早起來也看不著蹤影了,地上干干的,昨夜的雨痕已無處可尋。

天氣還是有些悶熱。

寇沅原想著騰朵云,省了來回跑的麻煩,但轉念一想,此處是凡間,若讓有些心思的凡人瞅著了,想必又會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煩來。

“算了,我還是走著去吧。”她自言自語道。

靈鋪到傅家的路也不算太遠,只是平日里寇沅懶散慣了,不習慣走著去罷了。

街上熙熙攘攘的行人,小販們在路道兩旁各自吆喝著自己賣的東西,也有斤斤計較,會過日子的婦人在賣東西的小販面前不停的討價還價。寇沅只是覺得這種日子雖然平淡無聊了些,但的的確確比在天宮,受那些個神仙的白眼強太多。

走了估摸著也有一會了,寇沅來到了傅家大門口。

“靈鋪老板娘,你就這樣去通報你家夫人即可。”

門口的小廝連忙進去通報,只留寇沅一個人在外等著。

她不經意抬頭往天上看去,一束光“嗖”的一下從她頭頂劃過,進了傅家的院子里。

寇沅說時遲那時快,立馬施了法術追了上去,她在嘴里默念了幾句咒語,束仙索便從她袖口里竄出,奔著那束光就去了。不出一會兒的功夫,那束光便化成了一個人形,牢牢的被束仙索捆著,動彈不得。

寇沅施法封住了他的嘴。

兩個人僵持在空中,底下傅家院子里傳來小廝和何氏的聲音:

“夫人,方才那老板娘的的確確是讓小的進來通報您的,可,才一眨眼功夫,那老板娘就不在了,實在不是小的看花眼啊。”

何氏擺了擺手,“你去門口值守吧。”

寇沅指了指束仙索捆著的那個人,“難不成是你一直在搞鬼?”

那人掙扎了幾下,一臉憤恨的瞪著寇沅。

“你別著急,待我查清了這事,再處置你。”寇沅施了個結界,將他困在半空之中,她轉身下去了。

“傅二夫人。”寇沅自院中走過來,險些嚇了何氏一跳。

“老板娘,您方才去了何處?怎會在我家里出現?”何氏困惑不已。

“額,未經夫人允許,擅闖夫人府邸,還望夫人見諒。”寇沅拱手,“怪我有些心急了。”

何氏擺手,隨即說道:“哪里,哪里,老板娘肯移步來給我兒子看病已是我傅家滿門榮耀,豈有怪罪您的道理。還請老板娘您去瞧瞧我兒子。”

跟著何氏,寇沅再次進了那間廂房。

她給傅晏城號了號脈之后,內心里已經有了個定論。

果不其然,束仙索捆著的那人,與傅晏城是有干系的。

只不過傅晏城的脈象微弱,有點奄奄一息的感覺。寇沅怕出意外,暫時用護心法拖著傅晏城的壽命。

何氏瞧出了寇沅臉色的難堪,忍不住追問:“我兒子他……”

“無礙。”寇沅轉過身,小手一揮,何氏便昏睡過去了。

“我現在必須要保住你兒子的命,你在這看著對我并不好,姑且睡著吧。”

傅晏城已經昏迷了,再拖延下去,即便是用護心法拖著他的命,也只是油盡燈枯,白白浪費時間。

至于傅晏城為何如此,想必,也只有被捆著的那位知道了。

寇沅隱了身,再次來到那人面前。

“說吧,你究竟是何人?”

那人扭過頭,顯然是一副不愿理會她的樣子。

寇沅心頭燒著一股火氣,她甩袖張開手,一把長劍握在她手里,“還不說?”寇沅手拿著長劍,劍尖直指著他。

這時,魚負匆忙趕來,見此情形,連忙擋在那人面前,“老板娘。”

“你護著他做什么?起開!”寇沅怒呵道。

“你先冷靜一下,”魚負湊近她耳邊,“他就是烏梁河的土地公,闕介。”

一聽這話,寇沅收了劍,將封住他嘴的法術解開,問道:“他說的可是真?你就是那個土地公,闕介?”

闕介年紀輕輕就封了仙,在烏梁河守著。別的土地公都是頭發花白,留得一把雪白的長胡子,唯獨他,頭發烏黑不說,連胡子都沒有,相貌堂堂,儼然一副鄰家少年郎的模樣。

“是我又怎樣?你快把這繩子解了。”闕介不耐煩道。

寇沅故意將捆著他的束仙索緊了幾分,闕介吃痛求饒:“姐姐,你我無冤無仇,我何時得罪過您啊!”

魚負問道:“是你一直附在傅晏城體內,令他癡傻?”

“是我。”闕介又道,“想必你們也看到了,如果不是我附著他身上,恐怕那傅家早就斷子絕孫了,我救了傅家小兒的命,我何錯之有?”

魚負背著手,深邃的眸子里滿是戲謔:“早些年,你與烏梁河的魚妖池衛斗法,損耗了大量修為,你雖收服了那池衛,你自己也沒落得什么好,修為皆失,所以,你聽聞附著在將死的凡人身上,靠凡人的身體來回籠自己的修為。你知道烏梁河的蓮花有助于修為,因此,你便在傅晏城體內裝傻充愣,靠何氏命人摘回來的蓮花續修為。你設下結界,不過是為了防止池衛的族人過來尋仇。我可說錯?”

魚負一番話,讓一旁的寇沅大吃一驚。自己還沒弄清楚來龍去脈,他倒是都查的一清二楚了。

闕介冷哼一聲:“你說的沒錯。你不過區區一只貓妖,休要猖狂,待我解了這繩索,看我不取你小命。”

寇沅化回在天宮里司運元君的裝扮,闕介先是愣了一愣,隨后才反應過來:“司…司運元君?”

“本君座下的人,何須闕介土地來處置了?”

闕介立馬認慫:“小仙不敢。原來是司運元君座下的,小仙自當不敢處置。”

寇沅又問:“那傅晏城性命垂危,按運簿上所述,他壽命還長,你說,該如何做?”

闕介戰戰兢兢地回道:“將烏梁河蓮花里的蓮子心取下,移到傅晏城體內,稍稍用法術護住他心脈,他便不會有什么性命之憂了。”

寇沅低頭看著他:“那這事,便交給你來做。”

小說《浮華錄》 第6章 土地闕介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校園小說
  2. 歷史小說
  3. 都市小說
  4. 古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新快3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