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學網 > 女生 > 短篇言情 > 農家悍婦:放開那個男人!

更新時間:2019-11-21 11:47:44

農家悍婦:放開那個男人!

農家悍婦:放開那個男人!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葉欣分類:短篇言情主角:穆金易舒

《農家悍婦:放開那個男人!》第8章此地無銀免費試讀三天后,花青果然派來了一頂轎子,但卻不是接新娘子的紅轎子,而是一頂破破爛爛的青布小轎,花桃兒不認,花青便傲嬌道:“我家窮,花嬸子不愿意嫁女兒,那我便不娶了,這就走了,鄉親們給我作證,可不是我不愿意娶,是花嬸子不愿意嫁。”屋內的何春梅聽到外面的談話,唯恐花青真的不娶自己了,抱著自己的包裹,不等喜娘攙扶,便小跑著自顧自的上了轎。自然又迎來了周圍的倒喝聲...展開

《農家悍婦:放開那個男人!》 第8章 此地無銀 免費試讀

三天后,花青果然派來了一頂轎子,但卻不是接新娘子的紅轎子,而是一頂破破爛爛的青布小轎,花桃兒不認,花青便傲嬌道:“我家窮,花嬸子不愿意嫁女兒,那我便不娶了,這就走了,鄉親們給我作證,可不是我不愿意娶,是花嬸子不愿意嫁。”

屋內的何春梅聽到外面的談話,唯恐花青真的不娶自己了,抱著自己的包裹,不等喜娘攙扶,便小跑著自顧自的上了轎。

自然又迎來了周圍的倒喝聲。花桃兒氣急,一張臉憋得通紅,恨恨的瞪著穆金。

接受到花桃兒的眼神,穆金十分委屈,十分不解,這與自己有什么關系。

但是她不知道,花青喜歡她這件事情,早就傳的沸沸揚揚的了,花桃兒認定花青對自己女兒不上心與穆金脫不了關系。盡管是事實,但是穆金還是覺得十分的無語。

回到穆家,柳氏依舊在做飯,張巧兒回娘家去了,院子變得十分安靜。

不料還未坐定,便見一個轎夫模樣的人氣喘吁吁的沖進來,見到穆金,斷斷續續道:“穆姑娘,不好了,你救救我家大人吧,他與新夫人被土匪劫走了!”

穆金瞬間站起來,準備跟著轎夫去救人,不料被柳氏拉住了,“你一個女兒家,去湊什么熱鬧,你們跑一趟,去龍陽鎮找易舒,他是捕頭,合該他管的。”

穆金瞬間清醒,說道:“娘你真聰明,我這就去找易舒。”

龍陽鎮府衙,穆金與那衙役掰扯了半天,對方認定他們府衙沒有一個叫易舒的捕頭,他們的捕頭叫徐韜,是一個滿臉油膩的胖子,看穆金有幾分顏色,便動手動腳,穆金正在氣頭上,毫不客氣的撇了那個捕快的手指頭,殺豬般的嚎叫響起,心里才好受了些。

遠處,易舒匆匆趕來,看了看穆金的臉色,準備解釋。

不料,話未說完,便被穆金打斷,“莫要解釋了,救人要緊!我知道你們不是尋常人家的子弟,事情辦完了,再說不遲。”

易舒點點頭,對穆金的識時務十分的滿意,忽然想起自己前幾日的做法,有些后悔,倒是自己小人之心了,穆金不是一般的農戶女子,沒有那些飛上枝頭變鳳凰的心思,是他心思狹隘了,想明白了,心里也有那么一點點的失落感。

易舒吹了一下口哨,便從周圍涌出一對甲兵,跟在兩人身后,朝著土匪的寨子出發。

鳳陽山綿延幾百里,有好幾撥土匪,平日里是不往龍陽鎮來的,沒想到這次竟然來到了龍陽鎮,劫走花青的土匪是這地帶最大的土匪,名叫龍頭幫,他們的老大據說是一個書生,因為屢次不第才憤世嫉俗,落草為寇。為人陰狠,有幾分才華。

龍頭寨,何春梅使勁往花青懷里躲,花青有些厭惡道:“你能不能往旁邊挪挪,擠著我了。”

何春梅放開花青,眼淚不爭氣的流下來,花青嗤笑:“早知今日何必當初,若不是你使計陷害我,我也不用娶你,不用娶你就不會被土匪劫到這里來。”

看門的兩個土匪看何春梅頗有幾分姿色,身段窈窕,頓時色心大起,兩人對視一眼,何春梅大驚,看著向自己走來的兩人,大喊道:“你們要干什么,我可是世子夫人,若是你們敢碰我,皇上上會派大軍來把你們都殺了!”

“世子夫人!你逗我們玩啊!我還沒見過哪個世子夫人出嫁坐那么破爛的青布小轎的,你當我們傻得不成。”

“住手!她說的對,她就是世子夫人,我說的對不對,世子大人!”

來人青衫玉帶,若不是在這山上,會以為自己遇到的是一個弱不禁風的書生。

花青看那人,背對自己而站,身材高大,將門外的陽光擋了個結實,自己被籠罩在一片陰影下。

那人似乎心中有郁氣,冷眼嘲諷道:“好一個世子大人,含著金湯匙出生,輕咳一下,就能驚動一群人,與我等不一樣,命如草芥,就算凍死在破草屋里都沒人愿意看我們一下。”

“那是你命不好!”花青漫不經心的說道,并不將那土匪頭子看在眼里。

書生十分生氣,臉上爬滿陰郁,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花青,若是眼神能殺人,恐怕下一瞬花青就要血濺當場。

“哼!是世子又怎樣,還不是落在了我柳夢春的手里,我且再讓你張狂兩天,等脫脫大人到了,我看你還笑得出來!”書生甩袖,慢慢抬眼,眼皮下垂,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何春梅直勾勾的盯著柳夢春,眼睛里蓄滿了害怕,見柳孟春欲走,忽然鼓起勇氣,一把拽上柳夢春的裙角,哭道:“大王!我本是鳳尾村何家的姑娘,被花世子看上了,便強娶了來,求大王可憐可憐奴家,放奴家一條生路吧!”

“你此話可當真?”

“當真!求大王救我?”何春梅眼睛里蓄滿淚水,白皙的臉頰楚楚動人。

柳夢春別有深意的看了花青一眼,一字一句道:“我此生最討厭別人將我當成傻子,你以為我將你們劫來之前沒有調查過嗎?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為了飛上枝頭變鳳凰而爬上花世子的床嗎?”

何春梅的眼睛逐漸蓄滿驚恐,柳夢春嘴巴一張一合,說出的話讓人心驚:“既然你那么急切,那不如留在山寨做個壓在夫人好了,我的二弟早年當過兵,斷了一只胳膊,至今還未娶妻,我看你們就很相配。”

柳夢春輕笑,甩袖離開,何春梅無力的趴在地上,身體癱成一團。

“哼!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古人誠不欺我也,穆金除外!”花青不顧攤在地上的何春梅,自顧自話。

山下,易舒與穆金并肩站立,之前的一隊甲兵不見蹤影,若是細瞧,就會發現周圍的草地里在陽光下泛著銀白色的光。

“鳳陽山綿延幾百里,此處是龍頭幫的入口,只是龍頭幫地勢險要,易守難攻,若是強攻,花青的安危不能保證,若是巧取,則需要細細謀劃一番。”

“不如這樣,我假裝去山上投誠,趁機將花青救出來,然后我們里應外合,一舉將山寨攻下。”

易舒嗤笑,溫柔的看著穆金道:“那柳夢春怎么說也是名鎮一方的大才子,你這樣明顯的去投誠,不是此地無銀嗎?”

小說《農家悍婦:放開那個男人!》 第8章 此地無銀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科幻小說
  2. 宮斗小說
  3. 現代小說
  4. 武俠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新快3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