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學網 > 女生 > 仙俠奇緣 > 一只竹妖出土來

更新時間:2019-11-12 16:58:45

一只竹妖出土來

一只竹妖出土來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蕊羽分類:仙俠奇緣主角:蘇小竹白鈺

《一只竹妖出土來》第二章白鈺是只狐貍精免費試讀已經過了兩個時辰了,躺在老桂花樹旁,大石頭上,那個奇怪的姑娘還是沒有醒。只是翻過幾個身,又繼續睡著。睡姿隨時變換,平躺、側臥、抱膝、枕手......似乎睡得不太舒服,但又睡著一直沒醒。有時候還張著口,像夢見什么好吃的,或者美好的事情,一臉傻笑。眼看口水就要流出來,卻又立馬閉上了嘴,舔了舔唇。看她的人已經圍上了好幾十圈,極是小聲的議論著她,怕吵醒她,又想她快...展開

《一只竹妖出土來》 第二章 白鈺是只狐貍精 免費試讀

已經過了兩個時辰了,躺在老桂花樹旁,大石頭上,那個奇怪的姑娘還是沒有醒。只是翻過幾個身,又繼續睡著。

睡姿隨時變換,平躺、側臥、抱膝、枕手......似乎睡得不太舒服,但又睡著一直沒醒。

有時候還張著口,像夢見什么好吃的,或者美好的事情,一臉傻笑。

眼看口水就要流出來,卻又立馬閉上了嘴,舔了舔唇。

看她的人已經圍上了好幾十圈,極是小聲的議論著她,怕吵醒她,又想她快醒過來。

兩個時辰前,有人發現了躺在石頭上的她,但不知道她是何時出現在這里的。

她穿著一件繡著青竹的淺色綠羅群,羅裙裙身層層皺起,像極了泛起漣漪的湖水,柔柔的還有絲絲光華游動其中。

腳上穿著一雙瓷白小鞋,倒是沒繡什么花樣,只是有些淺色絲線繪制的祥云圖案,淺淺的,不太明顯。

她的手隨意搭在石上,手上戴著一支明金色,寬一指,鏤空雕飾的手鐲,還用金絲,細細編織出紋理,勾勒其內輪廓。

手環有一處開口,不寬不窄。口端兩處,有小小金圈環環相扣,垂落而下。末端吊著兩顆湖水綠的玉石。光澤柔動的像活生生的淚珠。更襯的皮膚晰白水嫩。

一頭長而烏黑的秀發,水墨般靜美,貼在石頭上,像是潑灑的墨。不過她現在睡的凌亂許多。亂發遮住了她的面,看不清她的臉,更是讓圍觀的人多了幾分遐想。

好奇的人們就這樣圍過來,一看就是兩個時辰,一等就是兩個時辰。

有人等的累了,搬來了凳子;有人覺得靈感突生,還原地作畫;還有人生怕她就醒,一直憋著不離開,實在憋不住了,上個茅房回來,發現她還睡著。

宏興茶樓就在街邊,二樓的靠窗位置正好能不被人群遮擋,清楚的看見石頭上的人。

一個白袍正冠的男子一直坐在那里看著熱鬧,兩個時辰了,她打算睡到什么時候,再睡下去,天都黑了。

他放下手中的茶杯,拿起桌上,盤中的一粒花生米看了看。嘴角輕輕勾起一抹笑容,將花生米往窗外一擲。

眾人只見那女子皺了下眉,揉了揉頭,抱頭又睡過去。

他笑容更盛些,露出了潔白的玉齒,整齊而又好看。

難道是他力道太輕了。

男子眼一抬,眼神穿過大街,穿透樹葉,瞧見了她頭頂老桂樹伸過來的一枝枝葉上,趴著的一只小毛蟲,像她一樣癱睡著。

又一粒花生米飛出,毛蟲被打翻下來,正好落在她的手上。

毛蟲受了驚,在她手上拱來拱去。她感覺到癢,另一只手抓了抓。似乎碰著軟軟的不對勁,一只眼虛瞇的露出一條縫,又閉上。

咦~

好像反應過來什么,猛睜開眼,待確確實實看清楚了。手忙腳亂的尖叫起來。

“啊!蟲!有蟲!有蟲啊......”

眾人被她嚇了一跳,皆大眼看著她。

她回神來,頂著一頭雞窩,眨巴著迷惘的大眼睛看著圍著她的眾人。小蟲已經不知道被甩飛到哪里去了。

她們在看誰?看她嗎?她什么時候這么受歡迎了?

看著眼前是“萬人”擁圍的場景,她不經想到,主角出場,光環自繞。不過這主角不該是那一雙媚眼迷眾生的白鈺嗎。

果然,當一個白色身影出現在宏興茶樓大門口時,所有的目光都被吸引了去。無論男女,無論老少,甚至于街邊的動物。

那男子猶如天降,背手而立,不染俗塵的白袍,如云潔凈,他的臉俊而美,俏而麗,臉的輪廓仿若是神人雕刻的上上等絕世珍品。

他眉如柳葉,鼻如懸膽,唇薄含丹。長長的睫毛微掩住閉著的雙眼。

時間,仿佛在他淺淺的笑容里停下了,周圍開的艷麗的花朵都紛紛低垂下頭,落下晶瑩的淚來。

眾人忘了呼吸,他是女子還是男子?看穿著分明是男子,但那眉眼卻是芳華柔美。

世間怎么有那么美的人啊,美得讓人窒息,美的想他永遠留在眼里,再容不下任何風景。

忽的,一陣強風吹來,眾人眼里都進了塵,閉眼回神。

等眾人再睜眼,那個白色身影已經不見了,原地空空,好像一切都是他們的幻覺,不曾出現過什么人一樣,他們也忘了自己為什么在這里。

疑問一翻后,做鳥獸散。只有老桂樹下的大石頭上還有些余溫留下。

“阿鈺,你來的也太晚了,知不知道我等你多久了?”蘇小竹一臉不高興,翹著桃色紅唇,斜眼看著面前的白袍玉面的公子。

白鈺媚眼流轉的看著蘇小竹,寵溺的笑著:“我只知道,你睡了兩個時辰了。”邊說著,邊溫柔的給她整理亂發,露出一張小巧精致的臉。

“兩個時辰!”蘇小竹有些不敢相信,板著指頭回想著。今日是白鈺約定她的日子,白鈺讓她在老桂樹下等他,她等著等著有些犯困,就借著樹下大石躺了會兒,怎么一會兒功夫就兩個時辰了?她何時變得如此嗜睡了。

“快走快走,花會要結束了吧!”想著自己已經錯過了兩個時辰,這兩個時辰能看多少戲本,能聽多少琴曲啊!想到這里,她就覺得可惜,好不容易能來人間玩耍,竟然讓她白白浪費了兩個時辰。

看著蘇小竹蹦蹦跳跳的跑到了前面,白鈺倒是姍姍移步,他從白袍長袖中拿出一卷白紙慢慢展開,原來是剛剛蘇小竹睡在樹下,被人畫下來的丹青。

一棵樹,一塊石,一個人,景畫的倒是簡單,人畫的就很細致,那皺起的衣角,那縷縷的頭發,那甜笑的紅唇。畫者倒是觀察細致,畫工也不錯,整幅畫因為蘇小竹透出一絲懶意來。白鈺的眼里露出的笑意更盛,不過語言里假裝嫌棄道:“這畫的實在太差,就看著這畫中人過得去。”

花會從南街開始,擺了足長七八百米不止,來往行人摩肩擦踵,絡繹不絕。蘇小竹被白鈺護在懷中,艱難前行。

偶時被人撞一下擠一下,白鈺就將蘇小竹護的更緊

這豆腐吃的,神不知鬼不覺,白鈺在一個白面端清的面具下笑的不亦樂乎。

“阿鈺你看,好多花啊!咦?那是什么。呀!那個魚兒好可愛。哇!這荷包繡的好漂亮!前面是不是還有很多好玩的。”

蘇小竹的臉上戴著一個粉面含羞的面具,看的是眼花繚亂,面具雖然遮住了她燦爛的笑容,卻沒有遮住從身體中就透出的歡喜。

周圍很是嘈雜,但白鈺應該是能聽見她說話的,身旁的白鈺久不做聲,蘇小竹回過臉來,抬手用胳膊杵了他的胸口一下。

白鈺歪頭看著蘇小竹,一雙黑色的眼睛就像黑夜的天空,閃耀出無數的星點,放出柔和的光芒,微弱而又無法忽視。就像溫水煮青蛙,越看越讓人挪不開眼。

“嗯?”白鈺疑問。

“我問你那么多,你怎么一句話也不說!”

“話都被你說了,你要我說什么?”

“你附和我一下也好啊。”

“嗯。”

蘇小竹翻起白眼,對白鈺表示鄙視。白鈺卻當沒看見,繼續護著她往前走。

“對了,先前我睡了兩個時辰,你肯定在旁邊,你怎么不叫醒我,反而同路人一起看著熱鬧。”對于白鈺揩油的事情,蘇小竹是根本就沒有感覺。

她和白鈺已經認識有三百多年了,雖然蘇小竹不懂男女之情,但她從沒想過白鈺對她的好,就是人間戲本里說的男女之情。白鈺對她所有的好,在蘇小竹眼里心里,已經是超越人間親情所能形容和表達的。對她來說,白鈺是這世上對她最好,對她最重要的人,不對,是妖!

“看你睡的如此香甜,我實在不忍心打擾啊。況且我家小竹如此美麗,供我一人欣賞如何好,不如讓眾人,也一飽眼福。”

“那現在這是什么意思?”蘇小竹指這自己的面具問。

白鈺戴面具是生的太美,一不小心就會讓那些承受能力較低的女子出了人命。一不小心還會讓那些愛美的男子成了斷袖。

可是她蘇小竹,面貌平平,丟在人群里,頂多漂亮那么一點點,也不會出什么事,干嘛硬逼著她也戴了面具。

“經過剛才一事,我才發現你人氣也不低,讓我生了些許危機感,后悔讓你拋頭露面。要是你也瞎了眼,看上了誰,那我就成了孤家寡人了。”白鈺說的十分惋惜,惆悵。

蘇小竹有時腦袋轉的慢,不能立刻領會白鈺說的,沉默許久,才想明白過來,白鈺說的這話重點是“也”字呀!他的意思是看上她的都是瞎了眼的?

呵,白鈺果然陰險,就會和她開玩笑,就會口出“惡”言,損的她“體無完膚”。

“若說到美,我可不如你白鈺,你是自己不想麻煩,推出我來,自己卻在樓上躲清凈,狐貍精!”白鈺的真身是一只白狐,但不是九尾狐族,他是個孤兒,他生來就極美,因此受了不少欺負。蘇小竹每次說不過他,就直喚他的名字,喊著狐貍精。

白鈺聽著并沒有感覺絲毫厭惡,反而喜歡她一副假裝氣呼呼的樣子。

“人總是說狐最會魅惑人心,為什么我卻魅惑不了你。”白鈺迷眼對上蘇小竹的眼睛,有風吹著他的鬢發,絲絲都掀動心底的柔情。

蘇小竹看著白鈺,一雙干凈純潔的眼里,印出他臉上的面具,很認真的說:“阿鈺!因為我,”蘇小竹頓了一刻,然后語風一轉,樂呵呵的說到“因為我不是人啊!我乃一棵悠悠青竹。”

小說《一只竹妖出土來》 第二章 白鈺是只狐貍精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奇幻小說
  2. 宮廷小說
  3. 都市小說
  4. 現代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新快3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