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學網 > 女生 > 青春校園 > 戀愛任務

更新時間:2019-09-14 09:17:39

戀愛任務

戀愛任務

來源:暴風看書作者:纓絡分類:青春校園主角:櫻彤耿小雨

《戀愛任務》小說簡介主角是櫻彤耿小雨的小說叫做《戀愛任務》,是作者纓絡所編寫的校園言情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那紅色玫瑰的家宅,那歡樂的家庭,已經不復存在了。圍繞在身邊的人一次一次被他破壞。是否給你我的命,你就可以不再傷害。究竟誰來救我……誰讓我一次次的落淚……誰又讓我愛了又愛。...《戀愛任務》第一卷華麗的任務第十三章我怎么可能喜歡你?免費試讀“嘰嘰嘰嘰……”白皙的手從棉被里伸...展開

《戀愛任務》小說簡介

主角是櫻彤耿小雨的小說叫做《戀愛任務》,是作者纓絡所編寫的校園言情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那紅色玫瑰的家宅,那歡樂的家庭,已經不復存在了。 圍繞在身邊的人一次一次被他破壞。 是否給你我的命,你就可以不再傷害。 究竟誰來救我……誰讓我一次次的落淚……誰又讓我愛了又愛。...

《戀愛任務》 第一卷 華麗的任務第十三章 我怎么可能喜歡你? 免費試讀

“嘰嘰嘰嘰……”白皙的手從棉被里伸了出來,摁下了旁邊的鬧鐘。

“張櫻彤,給我起床”

“砰砰砰——”房門被猛K著,真可憐啊!

“誰啊?剛睡著,就來踢館?活得不耐煩啊!”我的聲音在棉被里清晰地傳到了門外的耳朵。

“我!你老娘,你再不起床,小宮,就自個去上學咯!您老就慢慢睡吧!”老媽的腳步聲響起……終于走了嗎?太好了,我睡個飽!等等,剛剛我老媽講什么?令憑宮來接我上學?那不行,我不可以讓他再一次沖進我的房間,得趕快起床才行!

“痛啊!”我一個不留神,踩空,從床上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一大早上就遇到這么倒霉的事,看來今天也會過得不容易啊!

沖進洗手間,洗漱用不了十分鐘,穿下校服,背著斜肩的keroro軍曹的書包走下樓,看著正坐在餐桌用餐的令憑宮。

該死的令憑宮,還真把這里當成自己的家啊!不要臉……

“早上好!彤彤。”令憑宮微笑看著我說,優雅的喝了口牛奶。

“哦!”你天天都那么早,你不嫌煩,我都嫌煩啦!還在我家裝少爺模樣!受不了,為什么我會攤上這樣一個男朋友,為什么?

“老媽,我的早餐呢?”我坐下看著空空白白的餐桌,顧名思義的大叫著老媽?

“叫你起來,你就不起來,應該是被小宮吃了吧!”老媽在廚房里說著,什么?又是你!令憑宮~!

“對不起,彤彤,我早上一早醒來就馬上來接你了,還沒吃早餐,結果,你又叫不醒,所以我先幫你干掉啦!”令憑宮一臉我不是故意的表情,又帶著可憐巴巴的聲音說著,那個眼神就好像是說:你是我的女朋友,一定要聽我的話。

裝什么裝!吃了就吃了,再怎么狡辯還是事實!可惡,今天又要餓肚子嗎?

“不然,我現在做給你吃!”老媽的聲音從廚房傳了過來。

“不用了,我去學校里買!”我站起來氣呼呼的說。

“哦!”老媽隨意的應了一下。

“你走不走啊!”我回過頭看著令憑宮,一臉不樂意的說,令憑宮,你的腦袋是棉絮做啊?

“哦!伯母,我們去上學咯!”令憑宮關下門的時候,親切的說著,噫~!真惡心!受不了,為什么總覺得,他才是我媽的兒子,而我卻是外人……

車上的我們一直都在沉默~直到到達學校。

我踏出右腳,終于從令憑宮的法拉利逃脫,背著keroro斜肩書包向校門里走去,而宮去停車……

“哇!那不是宮少嗎?怎么會和張櫻彤一起來啊!”學校的女生A拖著一個女生B從我身邊走過,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說。

“是啊!我還聽說張櫻彤和學校的大小姐打架勒!真的太帥了,”女生B在女生A的耳邊小小聲說道。

“但是搶我的宮少,我就是再怎么說我也不回答應的。”女生A還在垂死掙扎!

“櫻彤,早上好。”由于看戲看到入神,居然沒見到旁邊有人,而且還把手搭在我的左肩上,嬉皮笑臉的打著招呼。

“沐棠,把你的臟手給我拿開,”我惡狠狠地盯著他。該死的沐棠,你就不知道收斂些嗎?就算再怎么友好,也不能破壞我的計劃,是的,昨天晚上,我計劃了好久,絕對要救出小雪,查出我父親是怎么死的!

(作者解讀:相信,讀者們也很疑惑,為什么,小櫻櫻認識很多的高富商,還要找令艾文!別忘記了人質——小雪在他們的手上。看下去,你就會知道,懸疑的薄霧會一層一層被揭開……)

“抱歉!你在看什么呢!”還是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真暈!

“不關你的事!”我無奈的說完,走進教室。

“早上好!小雨,”我對著坐在教室里看書的小雨笑著說。

“哦!早!”還是那么的冷酷~!教室里一層冰的氣息,看來小雨的火氣真大。

“早上好,小雨。”沐棠,你真的不要命啊!小雨氣頭上,你還嬉皮笑臉的打招呼,真的不想活了。

“哦!”小雨還是沒抬頭。

“上課!”禿頭走進教室,威武般的說,真煩,才剛到教室,就上課了,我的生活怎么這么悲哀啊!

“過兩天就是新生的測試考,希望插班生們,努力點哦!”為什么總覺得禿頭講話一直在盯著我。

“嗚嗚——”全班的尖叫聲響起。

“不是說到5月才考嗎?”

“又不是我們考,怕什么!”

同學們的議論聲——

“給我安靜。”禿頭拍打著掌聲大吼。

全班肅靜下來后,“張櫻彤同學,沐棠同學,由于校長不想誤了你們兩個人的學習,如果你們考到好的成績,那么就不用你們洗洗手間,”禿頭的表情似乎在打什么注意!

“如果不及格,那么,就請你洗一個月的洗手間,”

禿頭,你果然不是一般的人,說話的時候,可不可以不要看著我,我難受……

放學了——

“只剩下~兩天了,要不要,我幫你補習。”沐棠蹭了上來,一副欠打的表情。

“不用,”我很不~客氣的拒絕了。

“櫻彤,你就這樣把我給拒絕了嗎?”沐棠的受挫的用手揪著心臟的位置。

你就裝吧!我才不上當呢!

“你給我過來,”

我揪著沐棠到足球場的觀眾席坐下,看著那些踢足球的男孩揮灑著汗水,一臉歡樂地踢著足球。

“你帶我來這里干嘛?難道~要和我私會?”沐棠一臉期待的看著我。

“私你個頭的會,”我用降龍十八掌一掌拍在沐棠的頭上。

“喂,很痛耶!”沐棠一臉掙扎的看著我。痛什么啊!我還沒出全力呢!你說,男孩子為什么經不起打呢?

“這里比較安靜,沒那么多人,所以,我們需要聊聊~!”我的眼睛依舊沒離開足球場上的“帥哥們”。

“哎呦,笨死了,這都進不了,他媽的,你的腳是干嘛用的?”我拍打著大腿,失望的罵著。

“你是要和我說話還是……看足球隊員練習啊!”沐棠呆呆的看著我。

“好,進入正題,”我一臉正經的看著沐棠說。

“我要救小雪,請你把你的個人事情放到一旁,我必須得到令憑宮的信任,必須要拿遺囑換小雪,你別再搗亂啦!”我很正經的一連串說完。

“什么意思?”沐棠摸著頭發看著我不解的問。

“哎!就是……你怎么那么笨啊!”我破口大罵,成績那么厲害的人,居然理解能力這么差,失望ing~!

“這次,我去令憑宮家補習,是最好的機會,我會巡視他家的任何情況,還有,遺囑的存放地方,所以,你不能打擾我的計劃,給我好好的呆著。”我惡狠狠地瞪著他。

“什么,你要去令憑宮家補習,不可以,”沐棠失措的大喊著。

他~發病了嗎?

“你沒事吧!”我呆呆的看著他。

“哦!好,那你就小心一點,別讓令憑宮占到便宜。”沐棠是在關心我?

“他……敢!”

“我走啦!拜拜,明天見。”沐棠拖著沉重的身體離開了。

“拜拜……”

我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坐在觀眾席里眺望著上空,天空好藍~!爸爸,你在天堂過得好嗎?

突然,一個嬉皮笑臉的表情離我不到2cm的距離看著我。

“呼呼~~”對,我被嚇到了,我的第一反應就是一仰,退后了幾步,結果,我的腳卻被椅子絆了一下,身體不自覺的向后仰。

啊——我,就要和大地母親接吻了,救命啊!為什么,我的人生老是毀在這家伙的手里啊!我不要,就這樣毀了我的尊榮啊!

瞬間……一只溫暖的大手抓住了我晃動的右手,一拉,我就這樣投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隨之一倒,我趴在了令憑宮龐大又結實的身軀上,令憑宮雙手擁護著我,我的臉瞬間加熱的燃燒著,心中的聲音“撲通撲通”的跳著,我無法控制,怎么辦,因為,我們兩個人的舉動實在是……曖昧……

令宅——

“怎么樣,還疼不疼?”令憑宮關心的撫摸著我的傷口,又害我心跳加速。

我坐在沙發上,看著正在打電動的小井笑了笑說;“沒事!”

“沒事吧!彤彤,”令憑宮把我扶起來說,

由于,我的心跳害我失去了理智,所以,我還是昏倒了,然后令憑宮就抱著我,向他的車走去。我瞇著的眼看著周圍的……環境,好多學生都在指指點點的,我當時真的很想跳下來大罵身邊的學生,老是像“八婆”一樣,可是,我的腳真的動彈不得啊!所以,我還是裝昏吧!

“彤彤,你的臉怎么這么紅!不會是發燒吧!”令憑宮用他大手的溫度撫摸著我的額頭。

“張櫻彤,我覺得你活到現在就足夠了,你已經夠幸福了,被帥哥照顧的感覺——好爽啊!打架贏了,也沒有這么爽了。”白天使雙眼冒著桃花說。

“張櫻彤,你該不會喜歡上了令憑宮吧?”惡魔在白天使一旁澆著白天使的冷水。

(不會吧!我會喜歡令憑宮,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不是很好嘛?這樣你們兩個就是真正的戀人啦!”白天使嘟著嘴巴說。

“你給我住嘴!”惡魔發飆了。

“彤彤,彤彤,”令憑宮呼叫著我。

“什么,什么?”我一頭霧水,回過神來。不會吧!我居然會喜歡這家伙?不可能,一定不可能的!那是因為,我從來沒有男生敢用那樣親昵的舉動對我,所以,這次是第一次,難免會臉紅的~!不可能。

(作者的插話:小櫻櫻,你的那些話全都是借口哦!)

“我們復習吧!”我馬上轉移話題!

“好!但是,你的腳沒事吧!”令憑宮一臉關心,好感動啊!居然會有這么帥的GG關心我耶!

“沒事,我的抵抗力那么強,不會有事的,走,我們復習去吧!”我扶著沙發站起來笑著說。

“好吧!”令憑宮只能不反抗的扶我上書房學習咯!

夜幕拉開——

“你就把這些式子帶進去就行啦!”令憑宮指著書本上的式子說。

“哦!”我點了點頭說。靜距離果然好看些,真的覺得他是個完美的男生。

“是不是覺得我很帥,這個我當然知道,不用你說,但是我想你說給我聽,”令憑宮轉過頭,看著我一臉邪意說,嘴角微微上翹,讓我的臉頓時燃燒,可能打個雞蛋在臉上都熟了吧!

為什么,我發覺最近我真的控制不了自己的欲望,我有一種沖動,好像把這家伙擁有的感覺。

張櫻彤,你在想什么!你還有任務,你可不能就這樣被一個帥GG說幾句好聽的話,就敗下陣來啊!

為什么?覺得嘴唇熱熱的?為什么?身體有一種壓迫感?我閉著的眼睛,慢慢的睜開來,啊!圣母瑪利亞奶奶,我真的快崩潰了,令憑宮居然乘我再想別的事情,占我的便宜,令憑宮,你真的是無賴,讓人抓狂的無賴,我恨你,你這是第幾次的偷襲啊!

“哥哥,你的電話。”這時,小井走在走廊里說,不好!要是讓小井看到,那就真的丟臉死了……

“吱——!”門打開的聲音,令憑宮難道你和我一起學習,是不鎖門的嗎?現在死定了……

門打開了——定格——

“哥哥,笨女人,你們在~~干嘛!”小井光著腳丫,一臉詫異的看著我們兩個人,細聲的說。

“小井,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指手畫腳,語無倫次的說著。

“小井,電話?”令憑宮而是一臉不在意的表情問著小井!

“給!”小井把電話遞給宮,宮走出去聽電話。

“喂,笨女人,你到底對哥哥做了什么?”小井靠過來,眼神充滿殺氣的看著我說。

“……沒有……有……啊!”我結巴的說著,實話說,兒童不宜的畫面,最后還是讓小井看到,我當然是丟臉丟到家啦!

“笨女人,其實,你和哥哥兩個人在做什么?我知道的。”

我嘴角抽搐的看著小井,不可思議的說:“什~么?你~怎么會知道?”難道令憑宮教的?

“**嘛告訴笨……女……人……啊!”小井一副拽模樣,我真的好想捏著他可愛又**的小臉蛋啊!

令憑宮,為什么你好的不教,竟教一些爛玩意啊!

我還是啥都不管,寫練習冊,后天就要考試了,我的加油才行,不讓,學校的馬桶~那句叫啥來著,

﹙作者插話:小櫻櫻,是“革命尚未結束,同志們仍需努力啊!”﹚

小說《戀愛任務》 第一卷 華麗的任務第十三章 我怎么可能喜歡你? 試讀結束。

相關內容推薦:

猜你喜歡

  1. 靈異小說
  2. 貴族小說
  3. 穿越小說
  4. 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新快3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