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學網 > 女生 > 現代言情 > 婚戰不休:老公寵太深

更新時間:2019-07-07 11:45:57

婚戰不休:老公寵太深

婚戰不休:老公寵太深

來源:麥子閱讀作者:罪劍問天譴分類:現代言情主角:慕容好宮翌晨

《婚戰不休:老公寵太深》小說簡介《婚戰不休:老公寵太深》是由作者罪劍問天譴創作的浪漫言情類型的小說,作者文筆極佳,題材新穎,推薦閱讀。《婚戰不休:老公寵太深》精彩節選:“姐夫,不要這樣,我不是姐姐……”她抗拒著,伸手去推著身上的男人,卻沉溺在他深邃的雙眸里,嘴上說著不要,身體卻異常地誠實。“慕容好,這只是一個開始,我們來日方長。”男人嘴角勾起弧度,昨夜多情的眼神此刻只余下冰冷。多年后,當慕容好再...展開

《婚戰不休:老公寵太深》小說簡介

《婚戰不休:老公寵太深》是由作者罪劍問天譴創作的浪漫言情類型的小說,作者文筆極佳,題材新穎,推薦閱讀。《婚戰不休:老公寵太深》精彩節選:“姐夫,不要這樣,我不是姐姐……”她抗拒著,伸手去推著身上的男人,卻沉溺在他深邃的雙眸里,嘴上說著不要,身體卻異常地誠實。“慕容好,這只是一個開始,我們來日方長。”男人嘴角勾起弧度,昨夜多情的眼神此刻只余下冰冷。多年后,當慕容好再提及男人這句話的時候,卻只得到了男人的故作無辜的神情。“你說什么寶貝兒?我喜歡的不是一直都是你嗎?”慕容好抱起孩子扭頭就走,不管男人在身后各種討好。宮翌晨,這可是你欠我的,折磨我這么久了,也該讓我收點利息了。...

《婚戰不休:老公寵太深》 第十九章 求我,我便幫你 免費試讀

慕容好回到房間中,找了奶糖吃了一顆,頭痛的感覺這才好了點。

她是不是太弱不禁風了。

看了眼鏡子中那蒼白沒有任何血色的臉龐,她低聲嘆息。

胡雨桐順風順水,簽約了龍騰,可白萌萌的事情還沒了結,只等著法庭開案,對白萌萌進行宣判。

沒錢,胡雨桐的條件自然不能滿足。

而她,想要將設計賣掉給萌萌湊錢都不能。

也許除了這個身體,她什么都沒有了吧?

身體!

就在這時,一道亮光在她腦海中閃過,如同光亮的閃電。

她還有身體,聽聞可以賣血賣器官來獲得高額的報酬,器官她不敢賣,但賣血還是沒問題的。

想到這里,她立刻打開自己的電腦,在網上搜尋起了賣血的信息。

慕容好沒多少資本了,慕容國給她的零花錢也斷了,她不敢找別市的醫院,只在市區中的醫院下手。

最好是大規模的,雖然價格可能會便宜,但好歹能夠有點擔保。

不停的瀏覽著網頁,慕容好根本沒注意到身后有動靜。

男人高大的身影在電腦上投射下了陰影,她驟然回頭。

宮翌晨臉色冰冷鐵青,黑眸中仿佛有壓抑著的火焰,呼之欲出。

他生氣了?

慕容好淡然,不去看宮翌晨的臉,只抿著唇將電腦關閉。

女人無聲的倔強和沉默,讓宮翌晨心頭怒火更盛。

他是沒想到陸曉白如此陰損,在他的眼皮底下還敢做小動作。

慕容好是他的未婚妻,他可以折辱她,讓她苦不堪言,但別人不能。

知道她受了委屈,有了誤會,他想來看看這個小女人怎樣,沒想到人家根本沒放在心上。

她只顧著看網頁,賣血,為了白萌萌那個閨蜜嗎?

楊越然已經來龍去脈都告訴他了,宮翌晨這才覺得他冤枉了她。

“宮少可有什么事么。”

就在這時,她的聲音打斷了宮翌晨的沉思,“我還要去完善我另一個設計方案,如果宮少沒什么事,我就先去忙了。”

“躲什么。”

他一把攔住了想要逃離的小女人,目光灼灼,“缺錢到賣血的地步?”

心頭怒火已經被他壓抑了下去,他打定主意,要換別的方式侮辱她。

要讓她明白,他的意,不可違逆!

宮翌晨的話剛好戳到了她的痛處,慕容好低頭,不想讓他看到她的窘迫。

何止是缺錢,只要不違背她的底線,能夠快速來錢,她做什么都行。

白萌萌雖然咬牙不給胡雨桐二十萬了,但她如果還想要回到鴻昌大學上課的話,上下打點疏通關系,免除法律上的責任,也是不小的花銷。

“求我,我給你這筆錢。”

瞥了眼沉默的小女人,宮翌晨靜靜的道,“或者,你可以跟我交換。”

男人的眼光熾熱,落在她那如同花朵般綻放的身體之上。

她的味道不錯,或許慕容心也比不過。

再次打量了一眼慕容好那姣好的面容和性感的身材,宮翌晨心中計算。

“交換,我有什么是您能看的上的?”

慕容好自嘲,她還有點自知之明。

但下一刻,當發現宮翌晨那熾熱的視線在她身上徘徊,她終于明白了男人什么意思。

“一晚,一萬。”

他嘴角輕輕上翹,如同在逗弄著好玩的貓,“我可以預付給你。”

反正她是他的未婚妻,他也不怕她跑了。

這,是拿她當做**來看待了嗎?

慕容好死死的咬住了下唇,杏眼圓睜,鼻子中有酸氣迅速彌漫。

她好歹也是慕容家的千金,何時受過這樣的委屈?

掙脫了男人的阻攔,慕容好將翻滾的水汽快速壓抑了下去。

“不勞您費心了。”

她固執開口,“我是缺錢,但也不到出賣自己的地步,自取其辱。”

那晚上的顛鸞倒鳳她還記憶深刻,那是她人生另一個屈辱的開端。

她,不會讓那晚的事情再重演。

女人如同乳燕歸巢般,快速的飛離了他的視線。

宮翌晨輕微蹙眉,臉色鐵青。

他不過是開口戲弄罷了,她已經和他訂婚,伺候他也是天經地義。

不懂好歹!

一路到了王媽的房間,慕容好關門撲在床上便壓抑著抽泣了起來。

那個該死的男人,在大廳門口嘲諷她不說,讓陸曉白打壓她,還追到房間里去,讓她不得安寧!

慕容好哭的傷心,王媽也跟著難受,趕緊給她遞上了紙巾。

“小姐,別哭了,宮少只是說話上刺人。”

小姐。

慕容好抽泣的更厲害了。

平常聽到這稱呼有些嘲諷,她也沒放到心上,但現在被宮翌晨當面嘲諷了一陣,她反而覺得這兩個字的稱呼更加刺心。

她就是個玩物,是他高興拿來看一眼,不高興就隨便折磨的東西。

就為了她沒有推開慕容心,讓慕容心昏迷不醒,就該讓她受到這樣的折磨嗎?

“別叫我小姐。”

接過來王媽的紙巾,慕容好抽抽搭搭的說道,“以后叫我好好。”

“這……”

王媽有些犯難,叫她慕容小姐是宮少親自吩咐的事情,整個宮家別墅中的人都不敢反抗,必須遵守。

如果她擅自改動,恐怕宮少不會輕饒她。

看王媽遲遲不做聲,慕容好心頭自嘲,是了,這是他下的決定,給她的稱呼。

“私下沒人的時候。”

明白了慕容好的意思,王媽輕輕嘆息,“唉,好好,別哭了。”

她的關心發自肺腑,這聲好好讓慕容好更加受用,仿佛回到了以前。

若是她的母親還活著,也該是這個年齡上下,叫她好好吧?

想到過世的母親,慕容好的眼淚更加大顆的掉落在地上。

壓抑的抽泣,碎裂的水珠聲音,在寂靜的房間中回蕩環繞,直刺人心。

門外,有男人高大的身影靠墻而立,他將耳朵貼在門上,仿佛在細聽著什么。

“宮少。”

楊越然處理完畢陸曉白,回來低聲呼喚,宮翌晨卻是在身后揮了揮手,他立刻將聲音放低了去。

這是讓他噤聲的意思。

沒有了他的聲音,房間中慕容好那低低的抽泣聲更加幽怨,如泣如訴,撓的人心頭憐惜。

小說《婚戰不休:老公寵太深》 第十九章 求我,我便幫你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重生小說
  2. 靈異小說
  3. 虐戀小說
  4. 武俠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新快3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