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學網 > 女生 > 古代言情 > 絕世皇妃:郎君可曾識

更新時間:2019-06-18 14:04:26

絕世皇妃:郎君可曾識

絕世皇妃:郎君可曾識

來源:追書云作者:銀字笙簫分類:古代言情主角:容淺羽蕭溫良

《絕世皇妃:郎君可曾識》小說簡介獨家小說《絕世皇妃:郎君可曾識》由銀字笙簫傾心創作的一本古代虐情類型的小說,主角容淺羽蕭溫良,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她,本是一國公主,父母的掌上明珠,容國的驕傲,卻在戰場上對敵國皇子一見鐘情為了他,放下一身的驕傲,離開母國,不遠千里去到他的國家,只為嫁給他原本以為終于可以如愿以償的和心愛的人在一起,可沒想到對方卻在新婚之夜...展開

《絕世皇妃:郎君可曾識》小說簡介

獨家小說《絕世皇妃:郎君可曾識》由銀字笙簫傾心創作的一本古代虐情類型的小說,主角容淺羽蕭溫良,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她,本是一國公主,父母的掌上明珠,容國的驕傲,卻在戰場上對敵國皇子一見鐘情為了他,放下一身的驕傲,離開母國,不遠千里去到他的國家,只為嫁給他原本以為終于可以如愿以償的和心愛的人在一起,可沒想到對方卻在新婚之夜缺席,隨意派了個侍衛來打發她她怒,她想要問他為什么,卻看見他將她的仇人擁入懷中,呵護如至寶可如今木已成舟,箭以離弦,她已然沒了退路,只能向前……...

《絕世皇妃:郎君可曾識》 第十一章 有恃無恐 免費試讀

秋水閣

“溫良,你終于來了。”沈煙早就知道蕭溫良回來了,但是之前她還是裝了很久,要是這么快就醒來的話,豈不是白費了自己的力氣。

沈煙裝著迷迷糊糊的醒來,看到蕭溫良她臉上就露出委屈的表情,這次她也算是豁出去了,要是這次整治不了容淺羽,她不相信自己會那么倒霉,王爺一直對她是偏心的,這一點她知道,哪怕是誤會的也是好的。

就是仗著這一點,她才能夠有恃無恐。

能夠讓容淺羽付出代價,這才是她心里想要做的也是最迫切要做的事情。

“你身子不好,趕緊躺著,不要動身。”看著沈煙,蕭溫良只有滿滿的心疼,若不是自己這次離開的時間長,她怎么也不會受這樣的傷!

若是可以,他寧愿病的是他,也不愿她受苦。

蕭溫良知道這次自己差一點就失去沈煙,自從回來王府之后,他不敢離開秋水閣半步,就怕沈煙這里有個不好,就是容淺羽那里,他還沒有來得及處置……

“這次我還以為自己要見不到溫良的面,我以為我自己要死了,當時擔心的要命……”沈煙淺笑著,柔美的臉上滿是對蕭溫良的愛意。

或許是因為流血和疼痛的原因,蕭溫良看到她臉色蒼白的可怕,眉頭因為疼痛的原因,緊緊得皺起……想到沈煙受傷原因,蕭溫良臉色一沉。

“煙兒,是那女人拿刀刺傷你的?!”蕭溫良之前對容淺羽的印象不好,但是他沒想到容淺羽是那樣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不擇手段的人,他之前只是覺得這人就是人性了一些,本心還是不壞的。

“我也沒有想到她竟然是想要我死,我只是去讓她嘗嘗我做的糕點,可是公主要挾我說……”沈煙說到這里一副不想往下說的樣子……她一臉的惶恐樣子讓蕭溫良更加好奇那女人到底是對沈煙說了什么話,讓沈煙說起這件事的時候竟然是這么的害怕。

“那女人說了什么?你不要害怕,這王府里是本王說了算,她一個外邦的公主,你沒有必要害怕她。”蕭溫良抱著沈煙在自己懷里,趕緊出聲安撫道。

容淺羽未免心里感覺太好了,這里不是容國,自己對她沒有絲毫的感情和耐心,自從她來到王府,王府出了多少事情,在蕭溫良看來那個女人就是一個麻煩精。

在自己的王府自己愛的人到底是經歷了什么,提起那女人的時候,竟然首先是害怕。

還差一點送了性命……

“你不要害怕,那女人說了什么,你告訴本王,本王給你做主,這里還輪不到那女人主事。”雖然容淺羽是他的正妃,可是蕭溫良從來就不承認這一點,要是她老老實實的,他勉強接受,可是明顯那女人一點都不安分。

這次要是因為沈煙丟了性命,蕭溫良不敢想象這個后果如果成真的話,他會怎么接受……

沈煙在蕭溫良懷里,雖然現在她看不到他的樣子,但是明顯更感覺到他暴怒的心情。

這就很好,只是還不夠,遠遠不夠,自己這次流了這么多血,至少得要了容淺羽半條命,她知道自己不能一下子就要了容淺羽的性命,但是看這樣子她現在就是想要善了,王爺也不想就此善罷甘休。

沈煙干脆火上澆油,畢竟她做這樣的事情得心應手。

“王妃說要是我識相的話,就趕緊趁著她還沒有對我動手的時候就離開你,可是我做不到……只要是一想到以后見不到王爺的面,我的心里就像是被一雙手撕扯得難受……”沈煙邊說邊扶著心口,她的心情因為激動,表現出一副因為帶動傷口,疼痛難忍的樣子。

這樣子看在蕭溫良眼里,不禁為她疼痛,恨不能替代她受這份苦。

至于造成這種局面的都是容淺羽那個女人。

沈煙不僅僅是借著這個機會要表達出自己對蕭溫良的愛意,更是借著這個機會使勁的抹黑容淺羽。

“王妃說你是她一個人的,我們這些人早晚得滾蛋,要是想要活得好好的,就趕緊離開,勉得以后不明不白的丟了性命……”沈煙委屈得繼續說道,“我不害怕丟了性命,就是為了王爺丟了性命,我也是甘之如飴的,想起以后要是見不到王爺的面,我就擔心害怕的要命,這比直接要了我的命還讓我難受。”

沈煙做戲還是很成功的,起碼蕭溫良完全是相信了她,何況沈煙醒來之前,他有聽沈煙身邊的婢女說起這件事情,蕭溫良心里有了計較。

“你聽她胡說八道什么,她是容國的公主,還能做得了本王的主?本王一點也不喜歡她……你何必把她的話當真呢。”蕭溫良把沈煙當成是單純的女子,聽著她之前說的話,心里知道這件事的前因后果了,沈煙好心的去給容淺羽送糕點,只是容淺羽想要把威脅沈煙離開王府離開他,沈煙當然不會同意,蕭溫良覺得自己和沈煙情投意合,就像是他離不開沈煙一樣,沈煙也離不開他。

容淺羽竟然敢威脅沈煙離開他,威脅不成竟然敢動手要了沈煙的性命,這一點實在是觸動了蕭溫良的底線。

“我擔心王爺和王妃日久生情,王妃長得那么美,遠遠是我比不上的,今時今日王爺可能不喜歡,誰知道以后會發生什么事情?誰也不敢保證明天會發生什么事情,只是我一想到王爺有一天可能會喜歡上王妃,我就心如刀割,還不如現在就死去呢,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感覺不到,眼不見心不煩,心里也不痛苦,倒也干凈痛快……”沈煙看著容淺羽,眼里吧嗒吧嗒得流出淚水,蕭溫良看著她這樣子,趕緊去擦拭,誰知道這淚水卻是越擦越多。

蕭溫良知道沈煙對他一往情深,心里很感動,另一方面也是對容淺羽更加的厭惡。

“男人都是重色的,我自來知道這一點,自從王妃來了王府,我就擔心王爺變心……”男人哪有不好美色的,何況容淺羽的確是美,那種美看久了,就是女人也會心動的,何況是那些眼皮子向來就淺的男人呢。

沈煙不想容淺羽以后得寵,她要把這些隱患消除在最低的時候,這個時候她還可以借助一些外在的手段解決,要是以后可真的是沒有機會了,容淺羽到底是個厲害極具魅力的女子,沈煙生怕哪一天蕭溫良還是不受控制被吸引,哪怕是自己在他們之間弄出再多的矛盾也是沒有多大的用處。

沈煙一臉擔憂的說道,這個沒有必要做戲,她心里也是這樣的想法,容淺羽的容貌美,說是國色天香一點也不為過,這個一直是她心里擔心的事情,男人都是視覺動物,誰知道以后蕭溫良以后會不會喜歡上容淺羽呢?

“本王哪里是那么眼淺的,你何必為這些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擔心呢,本王向你保證,不管是今時今日,還是明日明時,本王只是喜歡你,容淺羽長得就是再漂亮,本王也不會喜歡她的。”蕭溫良不喜歡蛇蝎心腸的女子,哪怕是這個女子長得再美麗。

沈煙一雙剪水雙眸中透露出的滿是歡喜,在蕭溫良難以看到的角度,眸光一閃,她轉而柔聲道:“那王爺可是要說話算數,我可是當真的!”說得再好,還是不如最后的行動,沈煙要看實際的,那些口頭上的承諾也只是聽著好聽,她知道自己得寵的原因,才不會覺得甜言蜜語就是好的,她不想沉迷其中,沈煙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她從來最愛自己。

“煙兒要是不相信,本王可以發誓!”蕭溫良半瞇著雙眸,柔光注視著沈煙先得更加白皙的臉頰,經過這次受傷,沈煙的身子更加不好了,之前用了那么多的時間和精力,還不是為了讓她身子好一點,可是誰知道……

說著蕭溫良就要發誓,沈煙不可能讓王爺真的發誓,現在就很好,她不說很滿足,但是心里知道自己是可以借著這件事做一些文章,只要是讓容淺羽受磨難,那么她就覺得值了。

她知道自己現在什么也不用做,只要挑起蕭溫良心里的怒氣,那些自然有蕭溫良替她去做,自己好好的養傷,只要在這里看熱鬧就好了。

接下來可是能欣賞一場好戲的,沈煙心道容淺羽你不是喜歡蕭溫良嘛,那來自自己愛的人的懲罰和傷害才是夠味的,也是可以讓人印象深刻的,痛苦有很多種,愛而不得才是最厲害的懲罰……沈煙這次勢必是要讓容淺羽付出代價,要是不夠的話,她完全可以在一邊挑起矛盾。

這個她最擅長,也是順手拈來,誰讓王爺現在就是聽她的話呢!

蕭溫良看著沈煙暫時沒有什么事情,就讓伺候她的人小心服侍,他自然是要去給沈煙討公道,不能讓她白白的流血……

這一次一次,簡直是讓他不能忍受,萬一哪一天他照顧不到的地方,容淺羽就會對沈煙出手。

看到蕭溫良沉著一張臉,看起來就是想要來質問她的樣子。

小說《絕世皇妃:郎君可曾識》 第十一章 有恃無恐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言情小說
  2. 懸疑小說
  3. 架空小說
  4. 靈異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新快3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