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學網 > 女生 > 短篇言情 > 先婚后愛,腹黑冷少寵不停

更新時間:2019-06-18 11:26:26

先婚后愛,腹黑冷少寵不停

先婚后愛,腹黑冷少寵不停

來源:追書云作者:不忘分類:短篇言情主角:白微微褚彥

《先婚后愛,腹黑冷少寵不停》小說簡介主人公叫白微微褚彥的小說叫《先婚后愛,腹黑冷少寵不停》,是作者不忘所編寫的婚戀生活類型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我跟褚彥是真愛,識相的就趕緊離開他!”看著面前囂張跋扈的男人,白微微神情復雜。她嫁給褚彥三年,記得住的,記不住的第三者,幾個巴掌都數不過來,白微微已經習以為常。但……找上門來的這還是頭一遭。...《先婚后愛,腹黑冷少寵不停》第10章何...展開

《先婚后愛,腹黑冷少寵不停》小說簡介

主人公叫白微微褚彥的小說叫《先婚后愛,腹黑冷少寵不停》,是作者不忘所編寫的婚戀生活類型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我跟褚彥是真愛,識相的就趕緊離開他!”看著面前囂張跋扈的男人,白微微神情復雜。她嫁給褚彥三年,記得住的,記不住的第三者,幾個巴掌都數不過來,白微微已經習以為常。但……找上門來的這還是頭一遭。...

《先婚后愛,腹黑冷少寵不停》 第10章 何去何從 免費試讀

白媽媽在原地沉默了很久,直到翁嫻靜離開了這個寒酸的小超市。

心里不免苦楚,是啊,本來就是高攀了人家,連女兒回家都沒有什么權力說話。

不自覺地就掉了眼淚,又怕被人看到笑話,就只好偷偷地抹干了眼淚。

今天白微微發現媽媽一直特別不對勁,一直細致又認真的她,先是炒芹菜時候沒瀝干水,又是煸四季豆的時候開了大火。

白微微去廚房倒了杯水,發現白媽媽一直杵在鍋前發愣。

“媽,水都快燒干了!”白微微急忙地倒了杯水在熱氣滾滾的鍋里。

“啊!我這.....”白媽媽趕緊接過了鏟子道歉道:“走神了,啊呀差點出事呢。”

吃飯的時候也很不對勁,白微微見她欲言又止了好幾次。

終于她裝出一副隨意的模樣說道:“你們倆啊也別老呆在家里,回家多走動走動,留你婆婆一個人在家,都不好。”

白微微搖搖頭,沒好氣道:“我樂意回自己回唄,她管的也太寬了。”白媽媽轉頭對褚彥語重心長地說道:“那你呀,你也多回家陪陪自己媽媽。”

白微微聽出了她的話外之音,對褚彥說道:“確實也不太好,我呆在家里就夠了,你多回家陪陪你媽。”

褚彥搖搖頭:“算了,我覺得待在這里挺好的。”

但是白媽媽卻急了:“你這孩子,哎怎么能不聽話呢,你媽媽一個人在家里也難受哇,你們偶然來看看我們倆就知足啦。”

褚彥敏銳地察覺到白媽媽情緒不對,白微微卻在那里喋喋不休:“啊呀老公,叫你回去你就回去嘛。”

“是不是我媽找你說什么了。”褚彥打斷了白微微,突然問道。“啊呀我就隨便一說,沒什么。”白媽媽趕緊低下頭辯解道。

“我太了解我媽了,她肯定是跟您說了什么您才會這樣。”褚彥輕輕抿了一口茶。

白微微有點愣,她也是知道翁嫻靜的脾氣,但是翁嫻靜應該不至于她回趟家就找她老娘頭上來吧。

“媽,褚彥他媽找過你嗎?”白微微試探地問道。白媽媽收拾桌子,眼神躲閃:“都說沒有了.....”

“您還是跟我說實話吧。”褚彥一臉篤定:“您要是堅持不說,我現在就給她打電話證實一下。”

這時候白媽媽有點慌了,扔了桌布無奈地跺跺腳:“對!你媽是找我了!”語氣里是說不盡的委屈。

白微微神色嚴肅起來,撫上她的肩膀:“媽,到底發生什么事情了。”

白媽媽深吸了一口氣,委婉地開口:“說實話,褚彥啊,我知道是我們家微微配不上你。”

褚彥皺了皺眉,卻沉默地搖搖頭,艱澀地開口:“媽,您這話說的就太.....”白媽媽打斷了褚彥的話。

“你媽今天下午跟我說,是我沒管好自己女兒,一天到晚往娘家跑,說實話,真的沒這個理。”

白微微怒了:“我喜歡回家就回家啊,她憑什么.....”正要掏出手機,卻被白媽媽攔住了。

她無奈地笑了笑:“微微,的確沒這個規矩,嫁出去的姑娘一天到晚回家。”

白微微一時無言,但是白媽媽想說的卻不是這個。

“你媽媽今天來跟我說的這些,我能聯想的到我家微微在那里不好過。”白媽媽的聲音突然冷下來。

很多時候褚彥不在家里,也不知道家里那兩個女人關系不好,到底鬧成什么樣子,而白微微是不是受氣了。

但是白微微卻從來不在他面前提這些,想到這里,褚彥不免心酸。

哪里有不疼女兒的媽媽?白媽媽聽到今天翁嫻靜那一番冷嘲熱諷就知道白微微在他家沒過上什么好日子。

雖然白微微從小到大不是個吃悶虧的主兒,但是嫁過去的女兒豈非是受人委屈的?

“我今天也把話啊說說明白。”白媽媽嘆息:“我家微微為了那賠償金嫁給你,但是你要是對我們家微微半點不好,讓她受了半點委屈。”

她話鋒一轉:“那賠償金我們拼了老命也會還上,但求你放我們微微回家,我們的寶貝女兒自己寵著!”

白微微聽到那些話,瞬間就紅了眼眶,哽咽道:“媽,你別說了.....”褚彥真把她放回家,他們家就是砸鍋賣鐵也是還不起那筆賠償金啊。

還好褚彥沒有把這句話聽進去,這時候說話顯得特別誠懇:“我媽這件事情,我誠懇代她道歉。”

白媽媽忙不迭搖搖手:“哪里的話。”“伯母我也認真的說,我以往在外面工作一直忽略微微在家里與我媽相處的情況。”褚彥深深地看了白微微一眼。

“這件事情我向您保證,不可能再出現了。”這句話說得擲地有聲。

白微微抬起頭看著褚彥,突然內心猛得一動。

其實.....他根本沒這么討厭自己吧,不然也不會三番五次為自己講話。

“我是相信你的。”白媽媽終于露出了笑容:“你也知道我們就微微一個女兒,嫁到你們家的的確確是高攀了,但是要是女兒過的不好,我們寧可她一個人回家!”

此時褚彥也想不明白,明明這么討厭白微微的他,為什么聽到白媽媽說想讓他倆離婚的時候,心里突然一慌。

可能因為好歹也是結婚了三年,突然間一個人要從自己的生活里消失,多多少少有點難以接受。

褚彥這么安慰自己。

白爸爸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語,這時候也發了話:“微微,你怎么想的?”

白微微啊了一聲,眨了眨眼睛,對他撒嬌:“我在褚家過得挺好的,褚彥寵我就好了啊,別的您不用太擔心!”

小說《先婚后愛,腹黑冷少寵不停》 第10章 何去何從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宮廷小說
  2. 言情小說
  3. 貴族小說
  4. 科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新快3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