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學網 > 女生 > 短篇言情 > 雪落的聲音

更新時間:2019-06-16 12:24:22

雪落的聲音

雪落的聲音

來源:騰文作者:s.w.妖狼分類:短篇言情主角:宇智波鼬雪音

《雪落的聲音》小說簡介主角叫宇智波鼬雪音的小說是《雪落的聲音》,本小說的作者是s.w.妖狼創作的短篇小說小說,內容主要講述:“我聽見像是雪落的聲音,一回頭,是你從天而降。”“雪音,我說過,這可以是現實。”“這也是你的游戲嗎?”“只是任務罷了。”“我在你心里,除了笑話,什么都不是!”“宇智波鼬……賭上雪之國斷風一族的榮耀,我要殺了你!”當兩個人都經歷過死亡,又會迎來怎樣的新生?火影同人,原創女主,非穿...展開

《雪落的聲音》小說簡介

主角叫宇智波鼬雪音的小說是《雪落的聲音》,本小說的作者是s.w.妖狼創作的短篇小說小說,內容主要講述:“我聽見像是雪落的聲音,一回頭,是你從天而降。” “雪音,我說過,這可以是現實。” “這也是你的游戲嗎?” “只是任務罷了。” “我在你心里,除了笑話,什么都不是!” “宇智波鼬……賭上雪之國斷風一族的榮耀,我要殺了你!” 當兩個人都經歷過死亡,又會迎來怎樣的新生? 火影同人,原創女主,非穿越,男主宇智波鼬。...

《雪落的聲音》 ACT.4 晚安 免費試讀

她看到一條火龍向自己奔來,驚恐地后退,跌坐在地。

這觸感…手指在地面撫摸,然后抓起一把雪…在雪原?

火龍掉轉了方向,向上升空,然后向后。她順著它看到了更為壯烈的火光。燃燒在雪原上的火焰吞噬了聚落,血光將純白染成鮮紅。

她顫抖著站起身,想看清靠近自己的是什么。

看到了…看到了一群面容模糊的人向她連滾帶爬的靠近,哭喊著…一副哭喊著的樣子,卻沒有任何聲音。一切如同無聲的恐怖電影。他們仿佛是要向自己求救,但是這樣地方靠近讓她更加恐懼。不逃,就會死!

于是她不停地跑,在黑暗中不停地跌倒,然后爬起來繼續跑,瘋了似的要逃離那個地方。顧不上疼,她的內心早已被恐懼淹沒。

不對。她并沒有感覺到疼,即使是在雪地里跌倒了那么多次。

除了,心痛。

為什么會心痛?

一張臉浮現在腦海,笑容暖得融化了無邊的雪。

所以才不疼嗎?可是還是好害怕……

鼬,告訴我,這是夢……

“…告訴我,這是夢……”

“這只是個夢,雪音。”

她猛地睜眼,下意識地抓住床邊人的手。

“看樣子嚇得不輕吶。”卡卡西幫她掖好被子,遞過熱水,“喝點水再睡,別想太多。”

月輝般的銀發刺痛了她的眼,不是他……她失望地閉了閉眼,深呼吸,喝水,然后翻身把臉藏在被子里。

“我不是小孩子了。”

原來是小孩子鬧別扭么…怎么和宇智波家的那個小鬼一樣?年輕的上忍不動聲色地彈掉腦后的汗滴,無奈道:“好好好,我先回房了,有問題隨時叫我。”

門被關上的同時,她把臉從被子里露出來,然后在枕巾上蹭掉了兩頰的水痕。之前的話自然是說給上忍聽的。她不是孩子了,只是想要那個人的溫柔而已。可是……

淚水再一次占據眼眶,鼬,你為什么不在?

來到木葉已經有幾個月的時間,雪音和第七班也是相處的非常融洽,只是自身的戰力沒辦法很好地與他們融合,而原因……

“所以說,今天的任務就是找回委托人迷路的狗。”卡卡西的目光不曾離開手中的書,自然無視了三個下忍不滿的眼神。然后想到什么似的瞟向新編入的人,后者一如既往是乖巧的笑。

就是因為執行的都是D級任務,讓她想發揮一下都沒有機會呢!雪音瞇了瞇眼,享受地沐浴著大好的日光。

“又是這種沒營養的任務!卡卡西老師真是的!”鳴人抱怨著,順著卡卡西的目光看向雪音,“話說回來雪音你一直都是笑著的呢?”

被點名的人愣了一下:“不然呢?”

“不一定非要笑啊,雖然像佐助那個面癱一樣不好,可至少應該有其他表情吧?比如,你有沒有不笑的時候?”鳴人邊說邊與佐助交換白眼。

“疑惑的時候?”她平靜地壓下內心的想法,比如,恐懼的時候,不安的時候,以及……再一次微笑,微笑,是一種掩飾的手段。

“這么說也是呢…但是總覺得…怪怪的。”鳴人抓抓腦袋。

“什么怪啊!是雪音的性格比較好啦!”小櫻一拳砸在鳴人頭上。

佐助瞥了他一眼,哼一聲表示沒興趣,卡卡西則是若有所思地看著鳴人——雖然平時少根筋,但這小子看人卻格外敏銳呢……

“是么,謝謝。”嘴角輕揚,雪音禮貌的點頭。

卡卡西的目光再次移到雪音身上,沒錯,自然的貴族的禮儀…這絕對是良好家教的結果,舉止的優雅是從小養成的,那么她出身貴族嗎?自己認識的人中,應該沒有和貴族有聯系的…吧?

“啊,沒必要那么客氣的,你這樣我都不好意思了。”小櫻有些尷尬。

“趕快出發吧,這種任務要早點做完,免得耽誤我修行。”佐助很不耐煩。

于是五人專于任務,不,四人。像這樣“沒營養”的任務很適合偷懶,于是雪音不出所料的走神了。

——幾日前。

“您是說,我出身雪之國的貴族?”

“對。”三代火影彈了彈煙斗,思量著措辭,“你自己也看得到吧,你眼中的雪花就是最好的證明。雪之國的斷風一族,歷來擔任女巫的人選,得到遠古神明的庇佑。只不過,斷風一族隱于雪原,除了王室沒有人知道他們在哪。”

“斷風…那我…”

“幾個月前,”三代火影露出不忍的神情,“據說斷風一族的住址被發現,并遭到不明人物襲擊…整個村子化為灰燼。”

不知為何,她感到一陣放松,然后才是心痛。

看到她不說話,火影嘆了口氣:“你放心,大可把這里當自己的家。”

于是點頭。點頭,原來是這樣。為結果放松,為過程心痛。鼬,我會在這里等你,一直地。

“對了,關于鼬…”你還是小心一點為好……老人端過煙嘴,把后半截話咽了下去。

“嗯?”她瞬間來了精神。

“他…還好吧?”看著少女明亮的眼,老人在內心嘆了口氣,換了話題。

“他在執行一個危險的任務,但是您放心吧,鼬的話絕對沒事的!”雪音的乖巧中帶著自信,不安只藏在心底。

“是啊,我相信他。”但是我擔心的是你啊……雪之國最后的守護者。三代目也把擔憂壓在心底,慈祥地對她說,“我現在把卡卡西叫來吧,他的確是一個讓人放心的人呢。”

……

“卡卡西。”歸途,雪音抱著一只小秋田犬,一邊撫摸它蓬松的毛,一邊問身邊看不良書籍的上忍,“有沒有人對你說過,你是一個讓人放心的人?”

“嗯?”目光從書頁飄出來,“有很多啊。”

三名下忍同時黑線:這人是有多不要臉!!

“在木葉的同伴,每一個都讓對方放心的,否則就稱不上是同伴了吧。”后補充的這句話讓三人的黑線同時石化成灰,并且在三個小孩心中植下了“原來卡卡西老師也有帥氣的時候啊”的想法。

“可是你不是輕易就中了我的幻術了嗎?”依舊是乖巧的笑,純良的眼,不僅讓灰化的黑線恢復原貌而且連帶著三人的身體一起石化。

手一滑,珍視的書差點掉下去,卡卡西畢竟是上忍,這種程度的突發狀況他只是稍微愣了一下便恢復了鎮定:“各有所長嘛。”腦后的汗滴搖搖欲墜,看著少女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上忍干咳了兩聲,帶過了這個話題。

這是性格比較好嗎這是性格比較好嗎這是性格比較好嗎……←三名下忍。

汪汪,這就是所謂的腹黑吧腹黑吧腹黑吧……←小秋田犬。

“啊,不如今天交完任務大家一起吃個飯吧,我下廚。”雪音依舊笑得純良。

“額…”還沒從驚嚇中反應過來的鳴人,“是去你家里嗎?”

“嗯,我住卡卡西那里。”被點到名的人有種不祥的預感。

“什么?!你…你們同居!!(同居這個詞……)”呆掉的鳴人。

“我只是房客,話說卡卡西一直不讓我進他的臥室呢,明明有很多書……”看他手里經常拿的就知道是什么樣的書了,她狡黠地笑,原來自己劣性不小嘛~佐助凝眼,目光射向卡卡西:“忍術么。”

“決定了!今天吃晚飯后進攻卡卡西老師的臥室!!”鳴人卷起袖子躍躍欲試。

當事人不可置信地看著雪音,隨后放寬心,能惡作劇,就說明隔閡已經不再那么大了吧!的確是個好趨勢但是…方法一定要這么邪惡嗎??他自然聽出了她話的含義,所以事后失望的下忍們就算找她她也能夠反駁,只是,唉,自己的形象啊…呀!臥室還沒打掃!得找個時間……

“卡卡西~”

聽到自己被點名并且尾音還上揚,某人手中的書再次抖了一下。

“不能逃喲~”雪音又笑得乖巧,只是,她身后那若隱若現的黑色翅膀是怎么回事?!

是夜。

華麗的晚餐,使得四人在一次陶醉于她的料理。

看著大家陶醉的表情,她的笑容多了些溫暖。明明只是為了那一個人才學的事情,卻能為這么多人帶來幸福感,有些…開心呢。這是伙伴之間,新的羈絆嗎?

察覺到少女的改變,上忍微笑道:“雪音,佐助的幻術就拜托你了。當然,同時照顧一下小櫻。”

“好的。”少女對著碧綠和墨黑伸出手,“請多指教。”

“這邊才是,請多指教。”小櫻和佐助齊聲道。

“啊?!!我呢我呢?!!”被邊緣化的鳴人立刻躥到上忍面前,一副被拋棄了的表情焦慮地喊,“卡卡西老師,我呢?”

“上次雪音也說過了,你不適合幻術。攻擊性的忍術我會統一指導的。”上忍覺得有些頭痛,說起來伊魯卡那家伙到底是怎么容忍他的?!

“欸~!哼!說到底還是卡卡西老師偏心吧!”鳴人卷起袖子,“喲西!決定了!我要把卡卡西老師臥室里的忍術書全部拿走學光,嘿嘿嘿嘿~!”

被說偏心的某人嘆了口氣,譴責的眼神看向坐在一邊準備看好戲的少女:這是你挑起來的事最好給我把它解決掉!

啊是么?如果你不提幻術的事的話說不定他們都忘了呢卡卡西這是你自己挑起來的自己解決喲~少女帶著笑意的目光這么表示。

無視掉鳴人“哎呀放開我”的叫聲,卡卡西拎著他的后領將其丟回座位上,瞇了瞇眼,一開始是誰先玩文字游戲的我說平時怎么沒發現你本性那么邪惡?!

什么文字游戲啊我只是說有書是他們自己認為是忍術的好不好再說人家只是單純的好奇嘛~少女笑彎了眼,抿著勺子不說話。很好奇,值得那個人托付的究竟是什么樣的人。

上忍默默地嘆了口氣,第一次有意地挑起了學生們的斗爭,演變成佐鳴大戰,小櫻勸架未果被雪音拉到一邊吃蛋糕,禍首則在活躍分子互斗的過程中捎帶指點以示彌補…實戰指導…吧?

于是當晚的鬧劇在混亂中收尾,看著打累了睡著的男生們,上忍頭疼的同時還感到一絲欣慰,有種“這就是自家孩子”的感覺。

“小櫻就睡你的房間沒問題吧?”

“嗯,她已經睡了。”雪音背靠著房門,側頭從微開的門里看了一眼。大概是因為很晚的緣故,少女睡得很熟,于是她扭過頭,看到了客廳里在地上睡得亂七八糟的少年,“感覺,關系真好。”

關系真好?是指佐助和鳴人嗎?卡卡西不自覺地勾了一下嘴角,將手中的毯子蓋在兩人身上:“…是啊。”

“就像家人一樣。”少女走過來幫少年們調整睡姿,想起了經常想起的人。

上忍在看到視線中多出的一雙手時愣了一下,家人嗎?第七班就像家一樣,那么…呵,想什么呢,她頂多算姐姐。順著手往上看著彎腰的少女,從肩上滑下來的黑發擋住了她的臉,但此刻她的表情,一定是洋溢著幸福…吧?

幸福,卻是對昔日的懷念。

今人念此人,此人念昔人,昔非今能比,來日又何如?

鼬,我在這里找到了家的感覺,如同三代火影所說的,將木葉當成自己的家,所以,我現在在家里等你。當然,這并不能動搖你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你才是我真正的家,只是,如果就這樣離開這里的話,會有不舍…吧?

畢竟,這也是你曾經的家。

吶,其實就算三代不說,我也能從別的地方知道。無論是不是姓宇智波,無論你是不是滅族的罪人,就如同你不在乎我的過去一樣,我也不會在乎你的過去,只是單純的想要了解而已。

所以,無論過去與未來,你仍是我最愛的人。

ITACH…ITACH……

少女在心中默念著這個名字,如同堅定著自己的信仰。

“那么,今天就到這里吧,”上忍正對著少女,“你也去睡吧。”

“晚安,雪音。”

“晚安,卡卡西…”先生。

小說《雪落的聲音》 ACT.4 晚安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穿越小說
  2. 架空小說
  3. 游戲小說
  4. 都市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新快3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