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學網 > 女生 > 仙俠奇緣 > 特種搶劫:妖孽狐王抱回家

更新時間:2019-05-31 11:22:59

特種搶劫:妖孽狐王抱回家

特種搶劫:妖孽狐王抱回家

來源:青墨云作者:凌霄花分類:仙俠奇緣主角:顧晨惜君陌

《特種搶劫:妖孽狐王抱回家》小說簡介《特種搶劫:妖孽狐王抱回家》由凌霄花最新寫的一本仙俠風格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顧晨惜君陌,內容主要講述:一顆七彩琉璃心竅引得六界仙魔出動……他是仙妖兩界炙手可熱的妖媚狐王,她是穿越而來神經大條的特種女匪,兩人究竟誰道高一尺,又是誰魔高一丈?“丫的,打劫呢,笑毛線笑,全都給我站一排,手抱頭,蹲下!快,快,快快!”某女暴走。“照做!”豪華馬車內一個慵懶聲音傳來。某女...展開

《特種搶劫:妖孽狐王抱回家》小說簡介

《特種搶劫:妖孽狐王抱回家》由凌霄花最新寫的一本仙俠風格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顧晨惜君陌,內容主要講述:一顆七彩琉璃心竅引得六界仙魔出動……他是仙妖兩界炙手可熱的妖媚狐王,她是穿越而來神經大條的特種女匪,兩人究竟誰道高一尺,又是誰魔高一丈?“丫的,打劫呢,笑毛線笑,全都給我站一排,手抱頭,蹲下!快,快,快快!”某女暴走。“照做!”豪華馬車內一個慵懶聲音傳來。某女掀開車簾,某男半靠美人枕,慵懶魅惑,眨巴著招蜂引蝶的桃花眼,“大王饒命,要錢給錢,要人給人!”某女大...

《特種搶劫:妖孽狐王抱回家》 第7章 散魂鞭 免費試讀

他話未完,顧晨惜接下來的話幾乎氣的他差點吐血,“你這是年輕時候給老財主放羊用的吧?”

“放,放羊用的?”南極仙翁眼珠子幾乎瞪了出來,咬牙切齒道:“不識貨的臭丫頭,這可是散魂鞭!散魂鞭!”

“嘻嘻,散魂鞭…那我多謝了!走了!”說完將鞭子揣在了腰間踏步離去,氣的南極仙翁直翻白眼。

南極仙翁走了以后,君陌想了很久,覺得應該抽空去看看素素了。正想著,哐當一聲門被推開,顧晨惜一身狼狽的闖了進來。

“你,你怎么回事?”見她灰頭土臉的,他不由得皺眉,“這才多大一會功夫怎么搞成這個樣子?”

“嗨,別提了!和別人干了一架!”顧晨惜一**坐在椅子上,倒了一杯茶一飲而盡,又倒了一杯茶咕咚咚喝了幾口,伸手在嘴邊一抹,“哎喲,這個烏龜王八蛋,哎喲,好疼啊……”

“把手挪開,我看看!”君陌抓著她的手,只見嘴角被打的流血了,心疼道:“都流血了,怎么我不在你身邊,你就狀況不斷,誰打的?”

顧晨惜將手抽了出來,笑嘻嘻的將君陌壓著坐在對面,自己在臉上隨便揉了揉。

“這點傷不算什么的!你知道我剛才在外面看到什么了嗎?拋繡球哎,我還是頭一次看到真的呢,真好玩!沒想到這里的女子真的可以這樣定親,我還以為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呢!”

“哦,我知道了,一定是你搗亂,所以被人打了對不對?”君陌一臉恍然大悟的樣子。

“什么呀!我是那樣的人嗎?”顧晨惜氣呼呼的盯著君陌,“人家姑娘拋繡球,我去搶,我有病啊!”

“嘿嘿,這可不一定,不要忘了我也是你搶上山的哦!”君陌一臉壞笑的說道。

顧晨惜又羞又惱,推了君陌一把,“你這么說,幾個意思?手和腳在你身上,想走我可從來沒有攔著你!跟狗皮膏藥似的,甩也甩不掉!”

他一把捉住她的手,嬉皮笑臉道:“和你開個玩笑嘛,現在你趕我走我都不走的,我去哪里找一個對我這么好的娘子呢!”見顧晨惜還是氣呼呼的,急忙撇開話題道:“別氣啦!拋繡球,然后呢?”

“哼!”顧晨惜狠狠瞪了他一眼,才繼續道:“那小姐長得如花似玉,貌似天仙,額間一粒鮮紅的朱砂美人痣,當真是傾國傾城,嘖嘖,聽說還是富家的千金,正真的白富美啊!下面接繡球的人你不知道有多少,反正我在樓上看著,下面黑壓壓的全是腦袋!”

“那小姐把繡球最后把繡球拋給了誰?”君陌也有些好奇。他雖說活了上萬年,可是幾乎從來沒有踏出過青溪,就算偶爾來到凡間,也從不逗留。這次如果不是為了琉璃心竅,只怕也不會留在這里。聽顧晨惜講的如此有趣,不由得也聽住了。

“拋給了一個窮書生,我隱約聽叫什么林嘉祥的,模樣倒是周周正正,一派斯文的。不過這個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個青城縣太爺的小舅子不要臉的把繡球從林嘉祥的手里給搶走了!”顧晨惜一臉的義憤填膺,“這算什么事,所以我…”

“所以你就和人家大打出手,幫著那窮書生把繡球給搶了回來,是不是?”君陌笑了笑,“咦,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這么愛管閑事呢?也不看看自己有幾斤幾兩,被打了吧?”說著起身打了涼水把毛巾弄濕幫她敷臉。

“嘶,慢點!”顧晨惜疼的呲牙咧嘴,不服氣道:“我雖然挨了幾下打,他也沒占到什么便宜,我把那侯宗耀打的門牙都掉了兩顆,甩了他們一路跑回來的!”

“你這么能干,干嘛還跑?”君陌故意下手重了一些,痛的她只吸氣,“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跑唄,我又不傻,雞蛋碰石頭不是找死嗎?”

“瞧把你給能的!你打了人家,人家能放過你嗎?闖了禍還這么得意,我真懷疑你這么能惹禍,怎么長到這么大的?”

“我們那個地方,這叫見義勇為,都是提倡的好不好?再說了,就算是我惹了禍,也有班長給我兜著呢……”

說到這里她突然停下來不說了,君陌抬頭,只見她咬著嘴唇,眼睛紅紅的。

“怎么了?”

“沒,沒什么…”她扭過頭去不再說話。

君陌伸手在她的頭上揉了幾下,道:“餓了吧,我讓小二送些吃的上來!”

他話音剛落,砰的一聲門被撞了開來,幾個壯漢擋在門口,伸頭朝里面看了一眼,喊道:“胡大人,就是她!”

一個圓滾滾穿著官服的肉球氣勢洶洶的滾了進來,兩手叉腰,唾沫星子亂濺,“大膽刁民,青天白日的竟敢行兇,來人啊,給我抓起來!”

君陌眉頭微蹙,上前一步攔住他,“你干什么?”

“干什么?哼,你們當街行兇和官府作對,還敢問我為什么?殺人償命天經地義,沒什么好說的!來人啊,帶走!”那肉球一顫一顫的說道。

幾個衙役繞過君陌站在顧晨惜面前,喝道:“是你自己走,還是要我們動手?”

“說清楚我就跟你走,誰死了,憑什么說我殺了人?”顧晨惜氣急敗壞的喊道。

“你今天在街上和侯公子發生爭執,侯公子回到家就斷了氣,不是你還能有誰?廢話少說,走!”說著推了顧晨惜一把。

“你有什么證據說是我殺了他?我不過輕輕的打了他兩下,怎么就能死人?大人,你是不是搞錯了?他是個大男人又不是面條,哪能捏兩下就嗝屁了呢?再說……”她伸手在大腿上使勁一掐,擠出幾滴淚來,聲淚俱下,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道:“我只是個弱女子,哪有本事殺人啊,請青天大老爺明察…”

這,這丫頭的臉變得也忒快了吧?怪不得凡人常言道女人變臉跟翻書似的,果不其然啊!

君陌默默的站在一旁,還是看戲的好!

“明察,明察個屁!老子說誰就是誰?給我帶走!”胡景天渾身肥肉亂顫,幾乎跳了起來。

“大人,你回去再查查,說不定是他有什么急病死了也不一定啊,青天白日的,冤枉人對您的名聲不好哇…”顧晨惜哭天喊地道,“我這么做都是為了大人的名聲,大人啊,我死了不要緊,大人的名聲要緊呀……”

“你不走是吧?”胡大人冷笑一聲,給一旁的衙役使了一個眼色,那衙役拿起刀就架在了君陌的脖子上。

“你,你想做什么?”顧晨惜停止了干嚎,看來自己遇上了軟硬不吃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臭娘們,你不讓我好過,我也不會讓你好過!你是自己乖乖走,還是等我殺了你這個小白臉再做決定?”說著又使了一個眼色。

那衙役將刀往里一松,只見君陌的脖子上一道殷紅。

“大人,你要挾我?”顧晨惜雙手緊握,恨不得過去一掌打死他。

“呵呵,我可不是要挾你,如果你拘捕的話,我就馬上要了他的命給我的小舅子陪葬!”胡大人冷笑道,“你可想好了,是你走,還是他死!我知道你有兩下子,你也可以試一試,是你的手快,還是我屬下的刀快!”

“放了他,我自己走!”她擦了擦并未濕透的眼眶。可惜了,剛才都白哭了。

走到君陌身邊,她頓了頓腳步,壓低聲音道:“在這里等我!”說完就跟著衙役們走了。

胡景膝下無子,他和夫人對他這個小舅子是視如己出疼愛有加。侯耀宗平日里在外面囂張跋扈,強搶民女,他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要不鬧出人命,他都隨了他,沒想到這一次竟然被打死了!他夫人在府里哭的死去活來,非要抓住兇手五馬分尸不可。他氣勢洶洶的讓人把顧晨惜押到牢房去,不用過堂,待天亮直接拉到菜市口行刑。

這還是顧晨惜頭一次見古代的牢獄。她不由得感嘆,這環境也忒差了些。到處陰暗潮濕也就算了,一進來那股尿騷味簡直能把人給嗆死!

“嗯,咳咳,這環境也忒差了,能不能換一間?”顧晨惜捂著鼻子,皺眉道。

“哼,都是要死的人了,哪里來的那么多講究,等你到了那邊讓閻王給你換吧!給我進去!”獄卒一把將她推進了牢房,哐當一聲,將鎖鎖上了。

兩邊墻上掛著昏暗的油燈,那火苗忽明忽滅的,生出些許詭異。那獄卒一出去,牢房中便是一陣悉悉索索,她順著聲音望去,只見對面牢房還有兩人,就是白天拋繡球的小姐還有得到繡球的書生。

“你,你們怎么也在這里?”顧晨惜一驚,問道。

兩人都不說話,只是定定的望著顧晨惜露出詭異的笑容。

“你,你們…”

“君陌沒來?”那小姐朝著她身后望了一眼,笑著問道。

“你在說什么?你認識君陌?”顧晨惜此時此刻方察覺出不對勁了,一般人被關在死牢里早就哭天搶地亂喊亂叫了,她不僅沒有絲毫的恐懼,居然還笑得出來,肯定有問題。

“我自然是認識他的。你,我倒是第一次見,一個凡人,舉止粗俗,容貌丑陋,真不知道君陌看上你什么了?玉姬姐姐,你說呢?”她回頭看了一眼那書生,又笑道:“對了,我忘了你身上還有一件重要的東西…”那小姐一邊說一邊朝著顧晨惜走了過來。

顧晨惜兩眼瞪得極大,看著兩人無障礙的越過欄桿朝著自己走了過來。

“你,你們不是人?”顧晨惜覺得渾身的血液幾乎就要凝固了,她暗暗的抓了抓腰間的散魂鞭,目光如炬的盯著兩人。

猜你喜歡

  1. 現代小說
  2. 貴族小說
  3. 宮廷小說
  4. 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新快3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