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學網 > 女生 > 仙俠奇緣 > 斷蓮書

更新時間:2019-05-30 11:18:29

斷蓮書

斷蓮書

來源:有書閣作者:云姣分類:仙俠奇緣主角:楚瓔溪音

《斷蓮書》小說簡介主角叫楚瓔溪音的書名叫《斷蓮書》,是作者云姣寫的一本仙俠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楚瓔身為長明神女,曾經所求所念,不過只是一寸安寧。然而一夕之間,風云驟變。六千年前,她與一同長大的攸寧雙雙捏碎姻緣玉,毀去婚約。六千年后,她悄然歸來,面對的,卻是帝妃的步步算計。后來,于蓬萊仙島之上,寒涼瀛水之中,她化身一條小灰蛇,前塵盡忘。而他一身白衣如雪,踏月而來,眼角一...展開

《斷蓮書》小說簡介

主角叫楚瓔溪音的書名叫《斷蓮書》,是作者云姣寫的一本仙俠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楚瓔身為長明神女,曾經所求所念,不過只是一寸安寧。然而一夕之間,風云驟變。六千年前,她與一同長大的攸寧雙雙捏碎姻緣玉,毀去婚約。六千年后,她悄然歸來,面對的,卻是帝妃的步步算計。后來,于蓬萊仙島之上,寒涼瀛水之中,她化身一條小灰蛇,前塵盡忘。而他一身白衣如雪,踏月而來,眼角一滴淚痣,殷紅灼眼。他口口聲聲說恨了她三萬年,卻又數次救她于水深火熱之中。神神鬼鬼,真人假面,這浮華三千,誰又曾真的超脫于塵世之外?煙云撥散,滄海桑田,她欠了他的舊債,終究需還。...

《斷蓮書》 第4章 神君溪音 免費試讀

那日我在一片煙波中暈迷,再醒來時,便已身在一巍峨宮殿中。

也是聽得那照顧我的小仙童所言,我才知自己原是身在蓬萊仙島。

而那日將我丟進蓬萊瀛水中又將我撈上來的白衣美人,便是這蓬萊島主,神君溪音。

仙童道這八荒六合始分六界,除卻人,魔,妖,冥四界,仙神二界其中又大有區別。

仙界居于九重天,其主稱做帝君,仙者皆歸其管束。

而九重天上更有十二重天,乃神界,只有飛升至神者方能突破禁制,來去自如。

當今世上的神者,除卻自上古承襲而來的四脈神君,便只有依靠修行自行突破飛升的大能了。

只是這依靠自身修行能飛升至神者,不過二三人罷了,真真是鳳毛麟角。

上古四脈,屬長明,昆侖,峚山,蓬萊。

可仙童卻道這蓬萊島主溪音神君,卻并非繼承神脈之人,而是那少有的大能。

據說他曾是一朵無葉玄蓮,忽于某日盛放于那瀛水之中。

昔年還未殞命的前島主,朔方神君見其已聚神魄,修得靈識,且蘊藏著世間少有的純粹靈氣,便命人好生照料,又于其幻化成人之時,將其收為弟子。

直至數千年前,朔方神君因與妖界之主有些爭端,一時不察,便中了那妖主靖衡之計,不治身亡。

而當時的溪音則孤身一人,血洗妖界,誅殺了妖主靖衡。

適逢溪音修行突破,竟一夕之間飛升至神之大能。

任誰也沒料到,這不過修行只短短兩萬年的溪音,竟能在頃刻間飛升至神……這實在是世間少有。

而是時蓬萊無主,朔方神君又無后,只余溪音這一個得意弟子而已,于是蓬萊眾仙者便將其推舉至島主之位,掌管蓬萊。

于是昔年一戰成名的蓬萊弟子溪音,終一躍成為八荒六合無人不知的蓬萊神君。

我確是想過,依著那白衣美人的灼灼風姿,定然不會是那池中之物。

卻不曾想,他這身份,竟真就如此尊榮無上。

明明生得是一副少年模樣,卻已比過這滿天仙者。

這些天來,我身在這蓬萊附屬的蓮島上,躺在這神殿中的青玉缸中,整日無所事事,無聊的緊。

可這蓮島上,除了那負責看顧我的小仙童外,便再無他人了。

我每日只能待在這香案上的青玉缸中,身后便是那溪音神君的金身塑像。

據小仙童說,每位飛升至神者的大能都有一座神殿,殿中供奉其金身塑像,而人間凡世中供奉的香火便可傳至神殿,使被供奉的神者受其功德。

而這凡人的虔誠凝結而來的香火功德,便是修復元神靈體最佳的靈藥。

因此,那溪音神君才將我送至此處,以他的功德,修復我的元神。

而我近日,也確實感覺好了許多,再不似前些日子那般精神不濟,昏睡日多。

只是這清醒的時間一長,我便覺無聊透頂,實在難捱。

再加上那仙童已被我這滔滔不絕的嘮叨給嚇得不敢輕易踏進這殿中來,只敢規規矩矩的守在殿門外。

便是我時不時的一句玩笑,他竟也清楚了我的用意,能不搭話,便一直不肯開口。

實在是氣人得很。

我以為依照現在這般境況來看,我大抵是這輩子都不會再見到那溪音神君了,卻不曾想,他竟就那般毫無征兆的忽然而至。

彼時,我趴在青玉缸的邊緣,仰頭望著這已是好些日子不見的白衣美人,卻是不知如何開口。

他的面容依舊如當日所見那般,明艷灼人。

雪白的衣衫外罩半透的云輕紗,長袍曳地,似墜著霧靄波瀾,整個人都泛著淡淡的珍珠似的華光。

便只是他那低眼一輕睨,纖長的睫羽下,那仿佛浸著濃墨的眼波流轉間,也實在是撩人心旌。

“聽說,你近日倒是過得不錯?”我未開口,他卻唇角微揚,嗓音清冽。

“……托神君的福。”我是萬萬不敢在他跟前兒嚷嚷無聊的,只好干巴巴的回了一句。

“你倒是和那仙童很聊得來嘛……”他卻是意味不明的哼笑了一聲,帶著些譏諷。

我聽罷,卻是有些尷尬:“大概……只是我一廂情愿罷。”

我倒是很想和那眉清目秀的小仙童談天說地,可是那日小仙童卻嫌棄我懂得太少,問得太多,多番應付不過我,便不太愛搭理我了。

“蠢東西。”我正嘆那小仙童不懂事,卻聽得眼前這溪音神君一聲輕嗤,那雙經墨濯染的眼中,輕嘲顯露得分明。

“……”我僵直著身子,頂著他這般目光,縱然心中有些憤憤,也實在不敢開口反駁一句。

或是見我不出聲,他一抬手,雪袖拂過,我竟又被他捏著尾巴,倒懸于空。

我實在氣得很,不甘的掙扎了一番,卻使我自己一陣頭暈腦脹。

我正難受,想著自己定然又得被他如此折磨許久,哪曾想,下一刻我便已被他好好地放在了他的手掌里,只聽他道:“你已無大礙,這蓮島神殿,便不必再待了。”

雪白的衣袂翻飛,轉眼他便帶著我踏出了殿外。

是時,等在殿外的小仙童便自回廊處迎了上來。

待至溪音神君身前,他便恭恭敬敬的彎腰一禮,道:“神君。”

我被溪音握在手掌里,鼻間滿是這人衣袖間透出的疏淡蓮香,朦朧間便聽得他輕輕應了一聲,道:“她今日便隨本君離開,再不必由你照顧。”

那仙童一聽,雙目微瞠,那神色竟是掩飾不住的驚喜。

直至溪音神君踏出好幾步,我回頭,竟還見那小仙童捧著一張粉雕玉琢的小圓臉,笑彎了眉眼。

“……”我心下卒郁,好歹我也與這小仙童相處了這么些日子,他竟連半分不舍也無,實在是令我心痛。

“可是舍不得?”溪音神君的聲音再次響起,我分明聽見他哼笑了一聲。

我心下一緊,連忙晃著腦袋,無比堅定道:“自然不是!這小仙童可是無聊得緊,還是神君您……”

只是話已近末,我卻一時想不出任何夸贊眼前人的字眼。

他忽的停下步子,手掌輕抬間,我便已對上了他清波似的眼,只聽他輕輕一聲:“嗯?”

“您心慈面善……”我被他盯得頗不自在,只望著他精致的下顎。

說罷,我忐忑的目光上移,再次對上他的眼。

卻見此刻,他右眼尾下的朱淚痣燙如胭脂一點,薄唇微勾,笑意雖淺淡,卻足夠教人心神晃動,如同飲過九天玉露一般,醺醺然也。

仙霧忽濃,彌漫撲散,浸著濕潤的氣息,周遭一切變得朦朧隱約,身后的蓮島神殿早已披上白紗,影影綽綽。

我聽見他說:“你可知我這三萬年來,最恨你什么?”

他低眉,披散的墨發如華緞一般,半掩住他的側臉,那雙鳳目瞳色如漆,隔著疏淡的煙云,我又見他啟唇道:“楚瓔,我最恨你的云淡風輕。”

“我最恨在我身處煉獄的那數年,你仗著早已忘記我,便自顧自的瀟灑了這么些年。”

他說:“縱是我踏盡枯骨爬上這九霄來,你也還是記不得我分毫。”

他的目光在此刻緊緊將我束縛,我已渾身僵硬,不敢動彈。

良久,他才將掌中的我握緊,廣袖遮下,復又抬步。

我的視線被他的衣袖遮擋,此刻也看不見他的臉。

我只聽見他又說了一句:“不過楚瓔,那日我說原諒你,便是原諒你了。”

他說:“我不計較過去,你也最好別辜負將來,否則……”

他不再說了,可我卻分明察覺到了他那隱隱透露出的威脅意味。

多年飲恨,到底他心中還是意難平。

而這三萬年的怨恨,果然并非是他說放,便能即刻放下的。

猜你喜歡

  1. 貴族小說
  2. 重生小說
  3. 古言小說
  4. 武俠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新快3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