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學網 > 女生 > 同人小說 > 掌前塵

更新時間:2019-04-05 13:00:19

掌前塵

掌前塵

來源:掌文作者:月龍暮雪分類:同人小說主角:莊嶸景泱

《掌前塵》小說簡介小說主人公是莊嶸景泱的小說是《掌前塵》,本小說的作者是月龍暮雪所編寫的同人小說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執手今生掌前塵,往事三千夢里尋。與現代風水相學捉鬼大師莊嶸同居的景泱竟然是個半人半鬼的大帥哥!人世間紛爭不斷、無法擺脫的情感錯亂,竟是源于前世宿命所致!景泱協助莊嶸處理了許多陽陰兩界引人深思、讓人意猶未盡的奇聞異事,卻沒想到自己的前世也與莊嶸有著深刻聯系,他原...展開

《掌前塵》小說簡介

小說主人公是莊嶸景泱的小說是《掌前塵》,本小說的作者是月龍暮雪所編寫的同人小說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執手今生掌前塵,往事三千夢里尋。與現代風水相學捉鬼大師莊嶸同居的景泱竟然是個半人半鬼的大帥哥!人世間紛爭不斷、無法擺脫的情感錯亂,竟是源于前世宿命所致!景泱協助莊嶸處理了許多陽陰兩界引人深思、讓人意猶未盡的奇聞異事,卻沒想到自己的前世也與莊嶸有著深刻聯系,他原是文殊師利的座下神獸......

《掌前塵》 第五章 史冊之約3:“我不想再失去你” 免費試讀

公元前609年,春秋楚國莊王五年。

楚國大夫蘇從被宮人姜禹引進楚莊王寢殿,見到他榻邊依舊掛著一把拂塵,不禁若有所思,"現在朝政已回到大王手中,就不要悶悶不樂了。"

楚莊王斟了一爵酒一飲而盡,喟然道:"朝政已經不成問題了,現在該煩悶子嗣的問題了,后宮姬妾就那么幾個人,實在想不到誰有賢德能成為王后。"

蘇從神色一凜,往身后之人使了使眼色,一個端莊女子便盈盈上前為楚莊王斟酒,蘇從笑了笑,"大王已經很久沒有去狩獵了,要不要去散散心?"

楚莊王似乎想起些什么,眼前的女子卻柔聲道:"山中靈獸眾多,大王還是不要隨意殺生為好。"

楚莊王疑惑地看著她,"以前怎么沒見過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小名樊兒。"言畢便從蘇從手中接過食鼎,輕輕擺在楚莊王面前。

"樊兒?"楚莊王見那食鼎里的葡萄還泛著絲絲冰鮮過的霧氣,驀地定眼看她,仿佛能從她臉上看見當舊人的影子,許久才愣道:"蘇大夫,你是何用意啊?"

蘇從抿嘴一笑,意味不明道:"大王不肯放過這節拂塵,用意不言而喻。"

楚莊王頓生薄怒,"荒謬!若無他,寡人現如今都還只是個傀儡,寡人視他為知己摯友,他身上有凡人所沒有的靈性和品德,又豈容凡人輕言玷污。"

蘇從立即垂首,面有難色道:"下官惶恐,只是大王近日苦惱后嗣之事,若非賢德之后誕下嫡長子,國本不穩情況之下,又有先君前車之鑒,朝臣也非常擔憂,還望大王覆轍勿蹈,三思而行。"

楚莊王蹙眉不語了良久,才向外喚道:"內史何在?"

頃刻,內史祈紹上前,"大王有何要事?"

"你去給后宮眾姬妾擬一份詔書,讓她們在三日之內準備一份禮物給寡人,最知道寡人需要什么的,便冊封為正宮夫人,寡人的王后。"楚莊王看向那女子,"也包括你。"

蘇從松了口氣,臉色也有些欣慰。

三日之期一到,后宮眾姬妾都爭先獻出了禮物,而那女子卻兩手空空,楚莊王奇怪道:"你為何沒有準備禮物?"

那女子不卑不亢,輕描淡寫道:"妾想請大王聽妾一言,大王說過送禮物須是目前大王最需要的,大王眼前需要什么呢?除了立一位正品夫人外,難道有比這更重要的嗎?"

楚莊王竟啞口無言,愣愣看著她,仿佛看到了當日樊兒對他的進諫,恍惚間不禁苦澀一笑,"也罷,或許是命中注定,既然你叫樊兒,那便就叫樊兒吧,只是想到當日曾許諾要與他的名字一同記入史冊,如今,已物是人非……內史,擬詔吧。"

蘇從在不遠處看見此景,替楚莊王感到高興,抬首望天,不禁把記憶中的畫面拉回一年前。

那個時候楚莊王正親征庸國,樊兒找到他,并給他帶來一個女子,一見面便跪下誠懇道:"蘇大夫,之前大王多次要我襄助他治國,只是我時日無多無法幫他,這個女子體內將會有我輸送的一縷元神,她可助大王成就千秋霸業、名垂千古,望蘇大夫成全!"

莊嶸在打坐觀想中,閃過了江慕和凌瀧的前世,只是他覺得有些不對,他感覺真正的樊兒已經永遠留在了楚國,而現在的凌瀧只不過是江慕強留的一個殘影。

景泱直接把鄭斯斯叫到莊嶸家里去聊,鄭斯斯坐在沙發上看著旁邊燃著檀香,神壇上還供奉著幾尊神像,而且還留意到屋內很多日用品都是成雙成對,可是卻只有一間房,房里還是一張大床。

鄭斯斯不禁笑出了聲,"感覺進你們家像進了寺廟一樣,可是你們就一張床,平時是睡一起嗎?"

景泱不以為意地答道:"對啊,怎么了?"

鄭斯斯突然笑得詭異,"果然如此啊……"

"什么果然如此?"

莊嶸倒了杯水放在她面前,"你別聽他瞎說,他一上床我就把他趕下去的。"

"那床你睡他睡哪?"鄭斯斯看了看床下的地板和整潔的沙發,絲毫沒有躺過的痕跡,反而床上卻有兩個枕頭。

景泱愣了下,偷瞄了臥室里床上的那只貓娃娃,又閃爍著目光把視線挪回來,"睡一起就睡一起唄,兩個大男人有啥?"

鄭斯斯翹起了二郎腿,調整了個比較慵懶的姿勢,"說吧,你們要談什么?"

莊嶸坐在她的對面,顯得端莊而嚴肅,"其實我們想占用你一點時間問問你工作領域的專業問題。"

鄭斯斯笑了下,"你們想要咨詢什么嗎?我雖然還不夠格單獨作為咨詢師進行面談,可是這種性質可是要收費的哦。"

"關于你的弟弟凌瀧你也要收費嗎?"

鄭斯斯滯然地看著他們,"他出什么問題了嗎?"

"本來為客戶保密是我的職業道德,可是現在我請教你,也與你弟弟有關,我們就打破常規,不對你有所隱瞞了。"

檀香粉加了兩回,空氣也忽然凝結得有些寂靜,鄭斯斯愣愣看著他們,直到聽莊嶸講完所有事情的原委,從前世到今生,包括林雅諾的問題都詳細講了一遍,都還沒回過神來。

"這……有點奇妙了……"

景泱盯著她問,"你相信嗎?這么神奇的事情。"

鄭斯斯漸漸消化了莊嶸的話,"說實話,國內其他心理學咨詢師和治療師我不敢肯定,可是我在美國的老師專門為我們開設了一門有關輪回轉世的議論課題,所有學生都去做了前世回溯的催眠體驗,包括我。"

景泱高興地拍了拍莊嶸的手臂,"咱真是沒找錯人,一切都來得剛剛好!"

鄭斯斯認真地分析,"其實吧,你們一直在糾結今生的江慕寫出這個故事,是對凌瀧有沒有愛情的成分,我覺得是有的。"

景泱驚訝地和莊嶸對了對眼,"怎么說?"

"不管這個楚莊王知不知道樊姬擁有樊兒的元神,可是江慕卻把這個表達成了與楚莊王相伴一生的人是樊兒的元神,試想一下,把元神投射到與其相伴一生之人,你們能說他不是愛情嗎?"

莊嶸沉思了下,"如果是這樣,那么早在楚莊王時期,他對樊兒就已經是愛情了,否則哪來的江慕投射角色?"

鄭斯斯也沒有否認這個觀點,"所以你們還有什么要問的嗎?"

莊嶸拿出手機,翻了相冊找出江慕和凌瀧的一些合照給她,"以你的專業水平,能看出來他們現在是一個什么樣的狀況嗎?"

鄭斯斯仔細看著他們的照片,有戲外的花絮照和劇照,"靜態圖看不出來什么,有視頻嗎?"

"開機發布會好像有,之前林雅諾發過給我,我沒看出個所以然來就沒管了。"莊嶸直接坐到鄭斯斯旁邊幫她調出視頻,"你看這個,主持人讓他們玩游戲,輸了就公主抱,不過我看著還好,應該就是賣腐。"

鄭斯斯認真地看著手機里的片段,突然看到一個地方又回看了幾遍,莊嶸在旁邊靜心等她的分析結果,景泱倒是已經無聊到抓香玩了,莊嶸抬眼瞥了瞥他,不小心的一個對視,莊嶸看到他眼里透著一絲哀怨,只是尚未思考是什么意思,鄭斯斯似乎在視頻里發現了什么,突然坐得比較正經。

經紀人阿南把凌瀧的身子硬拉著轉到一旁的樓梯間,給他戴上帽子和墨鏡口罩,再從一個大袋子里拿出一件大衣。

"還好我給你帶了大衣,剛好今天又降溫了。"

凌瀧把他的手按了下來,"阿南,我想進去看看。"

阿南忙抓著他的肩,"別添亂了,病房前有幾個記者蹲著,醫院門口也有不少,江慕的老婆孩子都來了,你不想再引起騷動就趕緊乖乖回家。我的車在停車場,阿彬會送你先回家,劇組那邊估計得延后拍攝了,有消息我再通知你。"

凌瀧失落地朝江慕的病房看去,就被阿南拉著離開了。

把凌瀧送上車后,阿南就急忙跑回去江慕那邊處理媒體的事情,凌瀧眼里擔憂和難過漸漸讓他心慌。

"阿彬停車,回頭阿南問起你就說你把我安全送回家了。"

在阿彬的怔然之下,凌瀧下車頭也不回地回到醫院。

江慕躺在病床上,肩、脖子、頭部都有不同程度的損傷,尤其是肩上剛縫針后被長長的紗布纏著,讓林雅諾觸目驚心,她一直捂著嘴巴流著淚,未發一語。

"好了,我沒事,沒有割傷大動脈,也沒有毀容,不要嚇著女兒了。"

林雅諾用手擦了擦淚,"你好好休息,等晚點記者都走了我再來看你。"

江慕微微點了點頭,阿南就把她們送走了。

閉上眼睛,這難得的片刻寧靜,沒有聚光燈、沒有記者、沒有拍攝、沒有任何人,只有自己,竟然讓江慕覺得如此珍貴,他已經很久都沒有過過獨自一人的時光了。

只是突然間,心里想起了一個人,他又睜開了雙眼,聽到門被輕輕打開,他看到一個戴著墨鏡口罩的男子走到他身邊,忍不住笑了起來,"你這個樣子,想不引人注意都難。"

凌瀧把墨鏡口罩都摘下來,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才輕輕地開口,"疼嗎?"

"麻藥過了當然疼。"

凌瀧面上才漸漸難過了起來,他伸手去握住江慕的手,"要不是我……"

江慕用力攥緊他的手,"要不是你,受傷的也是我。"

"你剛剛為什么要說那句話?"

"這兩個人的氣場都自成一國了,你看這里,這公主抱之后,江慕放下了凌瀧,雖然一直扶著他直到他站穩是禮貌性的舉動,可是從肩到手臂一直滑到后腰才離開凌瀧的身體,再熟悉的人若是沒有情欲,是不會這樣帶著流連纏綿的動機的。"

景泱也湊了過去,"這動作太快了,再倒回去看看。"

"你們兩個可以試一下這個動作,看你們是什么感覺。"

景泱朗聲地笑著看向莊嶸,"好難得的臨床體驗啊!來我們試試看!"

莊嶸和景泱站在鄭斯斯面前,像學生一樣受她指導,莊嶸從景泱的手臂力度輕軟地掃到他的后腰,景泱立即打了個冷顫縮了縮,惹得鄭斯斯笑得開心。

"太癢了!這個動作意味也太深了,我現在全身都不舒服!你家凌瀧怎么一點反應都沒有?他是觸覺遲鈍嗎!"

鄭斯斯平復了笑意后,認真回答,"因為已經習慣了,這是他們平時慣有的相處模式之一,你換個人這樣摸凌瀧,看他會不會有什么想法?"

莊嶸感嘆了下,"真是高深。"

鄭斯斯倒是有一絲失望,"我還以為你們兩個已經在一起呢,一個動作就試出了另一個結果。"

莊嶸和景泱同時愕然,極快又極明顯的閃瞬而過的不自然被鄭斯斯盡收眼底,她意猶未盡又滿意地暗笑了下。

景泱岔開了話題,"對了那個視頻,江慕受傷的那個視頻,應該可以看出些端倪。"

莊嶸馬上搜了出來給鄭斯斯看,鄭斯斯認真看了幾分鐘,只是新聞片段幾乎都是凌瀧沖上去摟著江慕,然后又被江慕抱著挪開身子的那一幕,直到出現另一個角度的版本,鄭斯斯突然驚奇地問:"你們看江慕抱著凌瀧的時候,在他耳邊講了幾個字,你們在現場有注意到他講的什么嗎?"

景泱湊過去看,"這也太難了,老莊你懂唇語嗎?"

莊嶸也皺起眉,"照著他的口型來試試念出來。"

三個人對著江慕的口型一句一句從氣聲慢慢念出聲,最后異口同聲形成了一句話,"'我不想再失去你'……?"

凌瀧惶惶地重復江慕在受傷時在他耳邊細語的一句話,"我不想再失去你……為什么你會突然說這句話?"

江慕驟然將眸中的驚訝鎖在眼底,他微微顫抖了被凌瀧握住的手,"我可能突然入戲太深了。"

凌瀧有些失望,淺淺笑了笑,"哥演了那么多年的戲也會入戲太深,而且還是個小電影。"

江慕語氣微涼,像綿綿細雨滑落,"盡量每個角色都投入,我也是這么教你的。"

凌瀧攬住江慕的腰,把頭靠在他的身體上,"哥教我的我都學會了,包括哥沒教我的,我也學會了。"

江慕輕輕撫著他的脖子和臉頰,語氣悲涼,"小情,你又跟哥撒嬌了,這次我恐怕要躺個十天半個月了。"

凌瀧鼻子一酸,"你沒事就好,我再陪陪你吧?"

"雅諾可能還會過來,你先回家吧,我出院后再去找你。"

凌瀧應了一聲準備離開,卻又忽然珍重愛惜地凝眸于他,慢慢地朝他唇上印上一吻,沒想到凌瀧有此舉動,正當他離開他的唇的瞬間,江慕抬起手扶住他的后頸重新把他的頭固定好,深情纏綿的吻輾轉吸吮不斷。

糾纏不休之下,凌瀧卻突然驚醒一般松開他,兩人之間一絲黏膩的銀線驟斷,只見他濕了眼眶,"太遲了,哥,太遲了。"

說完,凌瀧就站起身重新戴上口罩和墨鏡離開了江慕的病房。

徒留江慕一人神傷,恍若剛才只是做了一個美好的夢。

猜你喜歡

  1. 宮斗小說
  2. 都市小說
  3. 懸疑小說
  4. 古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新快3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