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學網 > 女生 > 同人小說 > 廉價替身

更新時間:2019-03-08 14:43:58

廉價替身

廉價替身

來源:掌文作者:辰辰分類:同人小說主角:童笙雷瑾言

《廉價替身》小說簡介完結小說《廉價替身》由辰辰最新寫的一本同人小說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童笙雷瑾言,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童笙十三歲那年認識了雷瑾言,便發誓一定要得到這個男人。他費勁心機,甚至不惜將自己送上他的床,他以為男人對他總有那么點感情。卻不想他竟親自己將自己關進了監獄。他不甘,“這么多年,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我哪里不如他。”男人諷刺著道:“你跟他比?在我看來,你哪里都不如...展開

《廉價替身》小說簡介

完結小說《廉價替身》由辰辰最新寫的一本同人小說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童笙雷瑾言,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童笙十三歲那年認識了雷瑾言,便發誓一定要得到這個男人。他費勁心機,甚至不惜將自己送上他的床,他以為男人對他總有那么點感情。卻不想他竟親自己將自己關進了監獄。他不甘,“這么多年,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我哪里不如他。”男人諷刺著道:“你跟他比?在我看來,你哪里都不如他,至少他不會賤的......

《廉價替身》 第006章 遇上 免費試讀

童笙沒說話,只是看了看王宇揚的背影,突然很想知道,以前的自己是不是也這么的欠扁。

第一天安然度過,童笙倒是還算適應,到了第二天可就沒有第一天那么的輕松了。

王宇揚是銀肆的常客,這點童笙是知道的,但是沒想到,他會這么剛巧的,總是遇見,而這次更是巧了,還撞上了。

"童笙?"

銀肆正常是早上十點就開始開業,但是多數都是傍晚過后,人才會多起來,王宇揚叫他的時候,他正好收拾完一個包廂,才剛退出來。

幾乎出于本能,他一叫,童笙就忍不住應了,抬頭去看的時候,倆個人就這么撞了個正著。

童笙面上雖沒任何的表情,但是心里卻忍不住叫了聲狗屎。

王宇揚以為自己看錯了,心里一直不敢肯定的,童笙來銀肆并不奇怪,可是這人卻是穿著服務生的衣服,這才讓他奇怪的。

他過了許久才問了句,"你在這里當服務生?"

童笙心里真是非常的不高興,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王宇揚這流,這會他問話,也不想回答,拿著垃圾就準備要走了。

可是王宇揚怎么可能會輕易放過他?

"這么急著走干嘛啊?難得碰到,好好聊聊啊!"說著轉身跟身后的人嬉笑道:"給你們介紹個人啊,在我們這個圈子曾經可是很出名的啊,多少人想巴結都巴結不上的,今天你們可是走運了啊!"

其他人聽王宇揚這么說,有些好奇,"你跟我說笑吧,這么個服務生,哪里有資格跟我們認識,王宇揚,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啊!"

"京城童家啊,可是很牛逼的啊,誰人不知啊,只是可惜了啊,童家破產了,你看這童少,現在都已經淪落到當服務生的境地了,瞧著也真是可憐,哥幾個看了怎么也得有點表示吧,小費啊,都拿出來啊!趕緊的。"

王宇揚說著果然上前去掏那些人的口袋,大概十來張的百元大鈔,在童笙面前揚了揚,"看你也挺不容易的,這些就算是賞給你了,不要太感動了。"說著直接將錢扔到了地上,那鄙夷的眼神,怎么瞧著都讓人覺得很不爽。

童笙自然不會去撿他的錢,只是冷冷地瞧了他一眼,轉身就準備走,可是就是這么一眼,徹底地惹毛了王宇揚,還沒等他走,肩膀就已經被抓住了,王宇揚滿是憤怒的聲音響了起來,"**到現在還敢跟我橫,你還有什么能耐跟我橫,信不信我分分鐘弄死你。"

童笙的后背重重的撞在了墻壁上,一陣鈍痛傳來,只是他并沒因此有半點的示弱,依然用著冰冷的目光在看王宇揚,似乎在他的眼里,這王宇揚不過就是個無關痛癢的人,他根本半點都不放在眼里。

童笙的目光徹底將王宇揚惹火了,這么多年他都被童笙壓著,心里早就不爽了,好不容易童家倒了,卻還是沒能讓童笙低頭,怎么不叫他恨得牙癢癢的。

他是真的非常不爽,揚起手來就想打童笙了,只是他沒動手前,童笙先一步抬起腿,朝著他的肚子狠狠地踹了過去。

這一腿可沒半點的留情,直踹著王宇揚一個措施不及,人直接就撞到另一面的墻壁上。

其他人見況,紛紛上前,看王宇揚的情況,不過都被他甩開了。

王宇揚黑著臉,兇狠的眼神直朝著童笙射了過來,"童笙,你簡直是找死。"

正當王宇揚準備叫上身后的幾個將童笙很揍一頓的時候,聞聲趕來王哥趕緊擋在了童笙的面前,很是歉意地對王宇揚道:"王少,您這么大的火氣是做什么呢,可別氣壞了自己的身體,那多不值得!"

"你們銀肆是怎么回事,服務生的素質這么低,我花那么多錢進來,是來享受的,不是來受氣的。"王宇揚那是氣的不輕。

"是是是,王少您千萬要消氣了,這人是剛來的,很多規矩都不懂,您大人有大量,就別跟他計較了,有失您的身份不是。"

"你以為這么說了,我就能善罷甘休了?"王宇揚覺得,今天他要是不好好惡整下童笙這**,他都可以不用在這圈子混下去了。

"當然不是,您放心,回去我肯定會好好地教訓他一頓,讓他好好長長記性。"

王宇揚怎么可能就這么算了,他的腦子里還在想著,要怎么樣折騰童笙的。

這時候一個似乎是王宇揚同伴的人從走廊那邊走了過來,湊到他身邊道:"人都要到了,你還在這里磨蹭,趕緊的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想要請動那幾個是有多不容易。"

童笙一直一語不發地站在王哥的后面,眼神異常的冷漠,如果不是強壓著心底的怒氣,他大概就要直接走掉了。

這邊王宇揚聽了那話之后,眉宇微微一挑,身體就已經做出反應要走了,不過像是想到了什么般,他猛地回頭看向童笙,嘴角露出一抹不懷好意地笑,"既然他得罪了我,那么自然要做些事情來補救,是吧,王經理?"

"是是是,這是應該的。王少,你想讓他做什么,只要能辦都可以讓他做。"

童笙皺了皺眉,想要出聲,可是猛發現,現在根本就沒有他說話的資格。

"也沒什么,今天我所在的那間包廂里面的所有服務,都必須由他來。"

"可是,他昨天才來的,很多規矩都不懂的,你看這--"王哥其實也不算是為了幫助童笙,才會在這個時候拒絕王宇揚,主要還是因為童笙真的不懂,加上童笙跟王宇揚的那些破事,他是再清楚不過了,王宇揚什么心態,他還會不懂嗎?這分明就是在搞事情嗎,這要是真的讓人去了,真的搞出什么事情來,那遭罪的還是自己,所以他挺不愿意童笙去的。

"那是你們自己的事情,反正我不管,我就讓他來,看不到人,自己看著辦吧!"

王宇揚說著,狠狠地剜了童笙一眼,便帶著人走了。

王哥咬牙起初地看著人離開,心里不知道有多憋屈,真是恨不得破口大罵,他回頭看童笙還一副完全不想動的樣子,有些生氣了,"你怎么還在這邊待著,沒有聽到人家王少說的嗎?這東西沒送的趕緊送過去啊,愣著做什么啊?"

"我又不是負責那些的,我不去。"他又不是傻子,怎么會不知道王宇揚的用意,他就是不想去。

王哥這話一聽,直接炸毛了,"你以為自己誰啊,還是有錢的少爺嗎?你醒醒吧,你家早已經破產了,你也早已經不是當初的童少了,現在就是個窮光蛋,你還給在這里裝什么逼啊,你現在就是個伺候人,讓你去就去,哪里那么多的廢話啊,要不想做,就給我滾蛋,還想留下來,就給我閉嘴做事,聽到了嗎?"

王哥看來是真的氣的不行,這話喊得都快整個走廊的人都聽見了,童笙心里其實挺不意愿,但是想到在自己現在的處境,確實只能低下頭認錯的份,忍了又忍,這人才低頭道:"聽到了。"

"聽到就趕緊行動起來啊,還像個木頭一樣杵著干嘛?"

童笙這時候才不得不轉身去準備東西。

王宇揚這么一鬧,很多人就知道了,小鄭手上暫時沒有其他的事情,就幫童笙準備,順便提醒他幾句。

"這有錢家的少爺,脾氣都不好,你可千萬要忍著,我們惹不起他們的。"

小鄭一直嘰嘰喳喳,但是童笙卻一句話都沒有說。

等到東西都準備了,他便拿著東西去了王宇揚現在所在的包間。

101號包間,這對于童笙來說,是再熟悉不過的地方。

這銀肆最好的包間,他最常待著的地方,以前他也會像王宇揚那樣,帶著一大幫的人,在這里面鬼哭狼嚎的唱歌,肆意的揮灑著青春,當著人人都覺得頭痛的紈绔子弟。

曾經的童笙是多么的任意妄為啊,他從來沒有想到會有那么一天,他再次踏進這里,自己的身份卻是一個不起眼的服務生來著,人生,果然是無常啊!

在101門口站了一下,他這才推開門小心翼翼地走進去。

包間里面的光線并不算強,可能是為了配合點歌的人,比較亮著的燈都已經關掉了。

這樣的光線,童笙還是比較滿意的,雖然他心里再怎么安慰著自己,但是有些心緒并不是說解開就能解開的,所以他還是希望燈能再暗一點,讓所有人都不要注意到他,就讓他靜靜地將東西放好,然后再靜靜地退出去便好。

不過既然是王宇揚讓他來的,又怎么可能那么簡答就讓他如愿呢?

早在童笙進來的時候,他就在暗處一直盯著他,那雙陰鷙的眸子里藏著的算計可是半點都不遮掩的。

他看著童笙將東西放下后便緩緩地開口,"服務生過來,給我倒酒。"

坐在王宇揚身邊的女公關原本是想上來給他倒酒的,可是被王宇揚瞪回去了,惹的女公關再也不敢動了。

童笙早就知道,事情肯定不會像他想的那般簡單,今天王宇揚怕是要將他羞辱到底了。

他重重地吸了口氣,這才挺直身走了過去,他拿著酒瓶,正準備要往酒杯里面倒酒,王宇揚突然驚呼一聲,"咦,這不是童笙嗎?真是好久不見啊!"

猜你喜歡

  1. 古裝小說
  2. 歷史小說
  3. 游戲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新快3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