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學網 > 女生 > 青春校園 > 奈何時光終覺淺

更新時間:2019-02-20 14:39:09

奈何時光終覺淺

奈何時光終覺淺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桀少然分類:青春校園主角:何淺北辰

《奈何時光終覺淺》小說簡介主人公叫何淺北辰的書名叫《奈何時光終覺淺》,是作者桀少然所編寫的浪漫青春類型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二中是恒城的傳說,人才輩出的中學。用校長的話來說……“我感覺自己像一個山大王,手下一幫妖魔鬼怪。”何淺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老大姐,平時最多的便是替小妹妹們解決難題。二中絕對欠她一個知心姐姐的獎狀。一本正經的青春,總會被一群二貨帶跑偏,最終脫離原本的軌道。我希望書中二中的小...展開

《奈何時光終覺淺》小說簡介

主人公叫何淺北辰的書名叫《奈何時光終覺淺》,是作者桀少然所編寫的浪漫青春類型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二中是恒城的傳說,人才輩出的中學。用校長的話來說……“我感覺自己像一個山大王,手下一幫妖魔鬼怪。”何淺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老大姐,平時最多的便是替小妹妹們解決難題。二中絕對欠她一個知心姐姐的獎狀。一本正經的青春,總會被一群二貨帶跑偏,最終脫離原本的軌道。我希望書中二中的小怪物們,能沿著自己的軌道,一路走,不回頭……...

《奈何時光終覺淺》 第六章 會認清現實的人 免費試讀

(1)

搬課本的事情屬于那些力氣比較大的男生,女生只負責在座位上等著發書。何淺目測,那些拍拍手激動的人應該是沒提前預習的人。

至于那些已經在埋頭寫題的人,估計是早有準備,而且占了絕大多數。

比如遲意和秦笑,各自捧著一本習題冊做的不亦樂乎,時不時還友好探討一下某道題的解法。

童奈的力氣在男生中算大的,至少他搬書進來的時候沒有面紅耳赤,像關二爺一樣。

發書的任務沈燕直接分配給了坐在第一排的人,為了防止一個傳一個,結果最后一位同學拿到的書是最破的下場。然而在這個人情世故已經滲透了青少年的世界,并不能阻止一些同學悄悄和發書的人‘打招呼’。

“同學,能不能給我換一本?”

一個女生有些不好意思地給羅一心看她那本有些破舊的書,弱弱地提出請求。

羅一心是絕對不準備答應的,書都是數好的量,分配也是隨機,你把好的拿走了,別人怎么辦?

抱著書的手收緊了一些,正要開口拒絕,上洗手間歸來的何淺因為兩個人的談話被擋住了回座位的路,“給我吧,羅同學,我正好暑假的時候借了一本完好的,這本就給我吧。”

嗯……羅一心猶豫片刻,頂著想要換書的女生期待的目光,將有些破損的書交到了她的手上。有人愿意換,她也不想給自己惹事。

“沒想到你還有做好人好事的習慣。”

座位上童奈正在給每本書寫上自己的名字,旁邊何淺突然拍到桌子上一本破損的書,忍不住調侃。

何淺搖搖頭,“她擋住我的回座位的路了。”

“再裝?”

羅一心正是那位軍訓很認真的女生,記住她名字的契機還是數學老師給予的,在何淺還沒忘記羅一心長什么樣子的時候,通過在講臺點名發卷子的方式讓何淺記住了她。

她又想了想,“看著羅同學那么耿直老實的人為難,于心不忍。”

“誰告訴你她為難的?你會讀心術?”童奈冷笑,“還有呢?”

“反正也是數學書。”何淺終于敗下陣來。

得到了真正答案的童奈還蠻得意的,有一搭沒一搭的和何淺說話,學霸的話題總是離不開書本與知識。“那什么……你高中的知識暑假預習了多少了?”

“應付高一絕對沒問題。”一暑假的不放松讓她心里早就有了底,“姐姐我學業事業并重,要不然高二的也能搞定一部分。”

“事業?”童奈嗤笑,“敢問大神事從何業?”

“保密。”

有些事,不到適合的時機,不能讓別人知道。這是何淺一貫奉行的宗旨,至于何為合適的時機,看她心情。

(2)

書本的歸屬塵埃落定,沈燕開始選擇班委,因為彼此都不熟悉,先講明只是臨時。等到一個月后,再由同學們投票決定。不過只要不觸犯眾怒什么的,八成這就是最后的陣容了。

班長放在第一個選,何淺覺得自己好似參加了一場拍賣會,班長是最好的一個拍品,看著前面唱票的人一個個正字寫著,就差個錘子決定花落誰家了。

最終,班長定了一個叫齊悅然的女生,沈燕的神情說不上多滿意,也沒有發表什么意見。最終宣布結果時,教室里有嘆息有欣慰的聲音。

除了右下角的一方小小天地,四位將外界的一切隔絕在外,他們覺得完全不必參與這個選舉。

何淺、遲意、秦笑和童奈四個人一致認為,麻煩!

有那點時間跑東跑西,不如坐在教室里多做兩道題。班長或多或少會受到老師的照顧吧,可你學習名列前茅,老師不一樣關注你?

還有一個小小的原因,做為老師和同學之間的一塊夾心餅干,懶得修煉金剛罩,可護不住自己的易碎體。

學委的熱度也居高不下,最終一個叫君墨的女生得到的票數最高。沈燕朝教室的那一方四角天地飛了個白眼,轉而看著黑板上挺復古的名字。

“君墨,這個名字是怎么起的?”

“一生一世君未安,亦醉亦醒墨未干。”君墨的長相亦如她的名字一般頗有些古典美人的韻味,端莊秀麗,妥妥的顏值擔當一枚。

“嗯。”沈燕對她似乎很滿意,順口問了一句,“這兩句詩出自誰手啊?”

君墨溫婉一笑,“出自我哥哥的手。”

此話一出,臺下在幾秒的靜止后被一陣笑聲打破了沉寂,同學們并無惡意,只是覺得這位學委有點幽默。

何淺覺得,沈燕或許挺想問一句她哥叫什么。

一番競選,體育委員落在了一個叫陳鹿的男生那里,何淺望著笑得憨厚的男生,嚴重懷疑他能不能勝任。畢竟初中逃操都是常事,更何況高中。

羅一心競選失敗,有些沮喪,想想也釋然。萬一以后有人想逃操什么的,她無情舉報,又是一波仇恨啊。

基本都選完后,沈燕站在講臺上清清嗓子,“同學們,臨時班委就這樣定下。至于各科課代表,由老師自行決定。”

“何淺,擔任語文課代表。”

好好坐著的何淺一臉懵圈的被點了名,沈燕從講臺桌子的桌洞里掏出一張成績單,“你入學語文成績最高,你來擔任我的語文課代表。”

講真的,何淺喜歡沈燕,也喜歡語文。本著以后沒準能請教一些關于文學上的問題的想法,當即決定擔任這個語文課代表。

也有一小部分,是因為沈燕那句‘我的語文課代表’。說實話,一個單獨的詞被冠以‘我的’這兩個字,就有了一種莫名的歸屬感,加上沈燕這個人,本身就很給人安全感。兩感齊下,何淺覺得自己沒什么好猶豫的。

至于同學們嘛,語文成績擺在那里,想反對也沒那個膽子和理由去反對。

(3)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其實同學們都在自己周圍默默以某個距離劃好了范圍。此范圍里,互相都基本認識。即便不熱絡,也不會是盯著臉叫不出名字的尷尬境地。

右下角四個人已經形成了一男三女獨有的默契,就成績經過一番研討后,秦笑發現四個人形成了一個完美的互補圈。就如同游戲有輔助有戰士一般,幾個人都有著各自擅長的科目和短板。一個互補圈下來,或許以后就不用去老師辦公室了。

課表已經貼在了前面,對于二中的效率何淺再次豎起了大拇指。要知道她初中足足有一個月各科老師的課還處于變動中。這么雷厲風行的學校,簡直不要太酷。

當然,意外也許會遲到,但不會缺席。課程表上白紙黑字寫的是物理課,結果上課鈴一響,數學老師板著張冷冰冰的臉走進了教室。

“相信大家已經認識我了,我也不多做自我介紹。”數學老師冷漠地環視教室一周,目光在某兩個點停了兩下,便恢復如常。

“你們物理老師第一節課有事,所以和我換了一下,下面大家打開書……”

何淺的內心此刻是崩潰的,童奈看她輕嘆口氣,從桌洞里掏出了一個厚厚的筆記本。純藍色的封皮看上去干凈舒服,可一打開,里面的字童奈實在是不敢恭維。

努力使自己把注意力由字跡轉移到內容上,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數學知識點。想起何淺是如何吐槽數學,“你不是不喜歡數學嗎?”童奈發問,“怎么還寫這么密密麻麻的知識點。”

廢話?何淺在心里翻了個白眼,“數學又不會因為我討厭它就從高考科目里消失,不好好準備我就只能吃鴨蛋。”

“不會,蒙也能得個個位數。”

“滾!”

……

四人組見數學老師的注意力暫時在概念上,各自拿出了一本練習冊。童奈、遲意和秦笑都是高二的習題。何淺稍慢一點,拿著一本高一的,不過童奈看了一眼封面,表示這個難度在高一習題冊中絕對可以名列前茅了。

他開始佩服何淺,能化討厭為動力。認得清現實就是好同志,就算轉到文科班,數學也會伴隨你不離不棄的。不如好好學習,用實力征服它。

“你說咱們以后練習題組團買會不會有優惠啊。”童奈壓低聲音悄悄地說。

“嗯。”遲意和秦笑礙于上課不好意思回頭,只點了點頭表示她們同意。

何淺主動表示,她有市里一家大書店的書卡,可以有一定的優惠。加上老板娘和自己又認識,可以來個折上折。

童奈好奇書卡的來歷,書店他知道,可這書卡他怎么沒聽說過有?

“這是非賣品,我參加象棋比賽第一名贏的。”

“厲害。”童奈此刻體會到,何淺的閃光點也有不少隱藏著。

“過獎過獎。”何淺冷哼,“女生組一共就四個女生參賽。”

“……”童奈不說話了。

何淺是真的不想回憶那次的尷尬經歷,四個人就四個人吧。上臺領個獎,她還出了次糗。人家剛照完照片,她直接順右邊滑了過去想趕緊離開,為了快還是那種剎不住車的滑。

結果,被攝影師加評委加老師加觀眾集體喊停,尷尬的在一群人的笑聲中跑到左邊去領書卡了。

因此每次用書卡買書,她是既理所當然,又羞愧難當。

猜你喜歡

  1. 靈異小說
  2. 校園小說
  3. 穿越小說
  4. 科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新快3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