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學網 > 女生 > 同人小說 > 糙漢子與白面書生

更新時間:2018-10-22 14:33:01

糙漢子與白面書生

糙漢子與白面書生

來源:歡看小說作者:根號二分類:同人小說主角:吳長狄孟拓

《糙漢子與白面書生》小說簡介《糙漢子與白面書生》由根號二傾心創作的一本耽美風格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吳長狄孟拓,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草原漢子與教書先生天天沒羞沒躁的故事。少數民族的壯漢子也有意外柔情的一面,搶劫了吳長狄的馬車之后將他抱回自己地盤慢慢掰彎的故事。糙漢子忠犬攻×迂腐書生受...《糙漢子與白面書生》第八章:白面書生學射箭免費試讀第二日的下午三時,吳長狄準時的到了訓練場。內...展開

《糙漢子與白面書生》小說簡介

《糙漢子與白面書生》由根號二傾心創作的一本耽美風格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吳長狄孟拓,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草原漢子與教書先生天天沒羞沒躁的故事。少數民族的壯漢子也有意外 柔情的一面,搶劫了吳長狄的馬車之后將他抱回自己地盤慢慢掰彎的故事。糙漢子忠犬攻×迂腐書生受...

《糙漢子與白面書生》 第八章:白面書生學射箭 免費試讀

第二日的下午三時,吳長狄準時的到了訓練場。內心澎湃的心情倒是讓吳長狄想起了小時讀書的時候。

小時的私塾夫子雖然年齡很大,但是卻很嚴格。雖然是這樣,吳長狄的表現依舊得到夫子的賞識,在班級里也是數一數二的。

想到這,吳長狄不禁嘆了口氣。若不是被劫到這里來,可能這一輩子就碰不上弓箭了吧。

待吳長狄到訓練場時,應天已經到了。面容俊朗,表情淡然。看到吳長狄來了,點頭禮貌性的笑了一下。

吳長狄也微笑道:“應天兄弟,我們開始吧。”

應天點頭,隨即扔給吳長狄一把弓。

吳長狄接過來有些詫異,這個弓著實不輕,有二十磅左右。吳長狄還是第一次觸摸弓,材質是竹木的,渾身被打磨的有些光滑的發亮。弦是猛獸的筋制成。古有春治角,夏治筋的說道。

“練習射箭,主要在于下半身的訓練,身**置擺正,身體的重量平均落于兩只腳上,重心要略前移,前腳掌受力稍多一些。”

“控弦時,一定要捏住箭尾,如果沒有捏住,可能會導致掉箭或者弓弦空放,對弓的傷害很大。”

“你手中的弓是二十磅的,很適合初學者,你先拿著練練手,等以后學會了,再換更重一些的。”

應天簡單的介紹,吳長狄聽得十分仔細,一字不落。

應天做了個規范的動作,“吳夫子,你來試試。”

吳長狄接過箭,學著應天的樣子做了個姿勢。二十磅的弓著實不輕,兩只手拿著還好,單只手拿著就有些吃力。吳長狄努力的回憶著應天說過的話,將身體的重量平均的分布于兩只腳上,前腳前傾,手指捏住箭尾。

乍一看上去,倒是很標準。但是應天還是看出來了破綻。

應天道,“臂力應該加強,還有下半身不穩。”

吳長狄是個書生,平時的手都是拿筆桿子的,哪里拿過這么重的東西,會吃力也是理所應當的。

“先從扎馬步開始,練練下半身的穩定程度。”

說完應天在香爐里插了三炷香,并說道:“吳夫子,今天就先扎三炷香時間的馬步。”

吳長狄點點頭,扎起了馬步。吳長狄的腿纖長,沒有一點的肌肉,如果不往上面看的話,都會以為是個女人的腿。

剛開始的一炷香,吳長狄還算能堅持下來,就是覺得小腿有些酸疼。可是后來的兩柱香,吳長狄的雙腿抖動的厲害,而且還正是太陽足的時刻,額頭上豆大的汗珠滑落在臉頰上,吳長狄也沒有去管,后來感覺后背有些酸痛感,但是比起腿部的不適,還是稍微輕了一些。

三炷香的時間到,吳長狄站直了身子,跺了跺腿,用袖子擦了額頭上的汗珠。

孟拓這時正好路過打算查看一下軍隊的訓練情況,看到吳長狄在訓練場內擦著汗,汗水把后背的布衫打濕了,因為口渴而干燥著的嘴唇。不知不覺中,孟拓就走到了吳長狄的身邊。

吳長狄發覺孟拓來了,都沒正眼瞧他。錘了錘腿,打算走出訓練場。

“站住!”孟拓在身后大喊道。

吳長狄沒理他,繼續往前走。

孟拓跑到吳長狄的前面,說道:“訓練場是你這個外來人隨便進入的嗎?”

“大王說我是外來人我無話可說,但是是誰把我這個外來人請到這草原來的?”吳長狄諷刺說道。

孟拓是一介草原漢子而已,論騎馬射箭武功什么的倒是可以比一比。但是講話拌嘴怎么可能比得過吳長狄呢?

孟拓說道:“那吳夫子不教學,來這訓練場做什么?”

吳長狄小聲嘟囔道:“學箭……”

“啥?大點聲。”

吳長狄揪住孟拓的耳朵,大聲喊到:“學箭!學射箭,這回聽明白了嗎?”

孟拓被聲音震得,假裝鎮定的掏了掏耳朵。“學射箭啊……”孟拓打量著吳長狄拿著弓瘦瘦白白的手臂,說道:“給我看看你的成果。”

吳長狄白了孟拓一眼,抓起弓,做了一個比剛才還要標準的姿勢。由于站了三柱香的馬步,吳長狄的下半身穩了許多。

孟拓在吳長狄周圍來來回回轉了兩圈,說道:“射一發我看看。”

吳長狄雖然沒射過箭,但是看其他人都射中過,只要手法到位,瞄準紅心,還是可以射中的吧。吳長狄想了想,邁步,開弓,射箭。

“嗖——”

這一箭雖然沒有正中紅心,卻也是離紅心不到一厘米,但是對于吳長狄這種初學者來說,已經是很好的成績了。吳長狄握住手中的弓,面色難掩的激動。

孟拓挑眉,有些難以置信的說道:“你真的是第一次摸弓嗎?”他真的無法相信,普通人第一次射箭不虛發就很好了,可是現在吳長狄卻離紅心那么近。

孟拓不得不承認,某種程度上,吳長狄射箭的天分比其他人還要好。

“告訴我,你學射箭的目的是什么?”孟拓問道。

吳長狄思考了許久,說道:“興趣吧……”

興趣嗎……

“既然是興趣,就不要輕易舍棄。如果你能在十日之內,射中天上的大雁,我便許你一個承諾,什么都行。”孟拓說完便走出了訓練場。

十日之內就能射中天上會飛的東西,按道理是不可能的,但是孟拓就是想考驗吳長狄。如果吳長狄選擇繼續學習,那么孟拓就會命專人教他武功。如果吳長狄選擇離開草原,那么孟拓就會差人將吳長狄送回家,天大地大,大概不會再見了。

這幾日,通過吳長狄的努力,已經能夠射中一些在陸地上移動的東西了,但是天空上的東西飛行的路線太沒章則,無法預知,所以訓練難度加大。

應天對吳長狄這幾日的進步更加是看在眼里,記在心里。自從那天孟拓找應天聊過之后,應天更是不敢懈怠對吳長狄的訓練。吳長狄也沒有辜負應天對自己的期望。

孟拓偶爾也會在訓練場,說來也怪,平時訓練場的訓練他一向不管的,都是施甲和應天二人在看守。自從吳長狄在這里學射箭,孟拓來的頻繁了。

原喜偶爾也會來,但是基本都會錯開孟拓來的時間。時不時的給吳長狄帶一些吃食,水之類的。有時施甲也會打趣吳長狄和原喜,惹的原喜嬌羞的遮臉笑。

自從吳長狄學射箭以來,他就明白了,要想拿起更重的弓,就要有一個更加強壯的體格。所以現在吳長狄除了學習射箭還會早起跑步,就連孟弗見了,都覺得吳夫子上課的勁頭足了。在訓練之余,吳長狄還會讓應天教一些基礎武功,在沒有箭的情況下,也可以保護自己。雖然對付孟拓這種高手完全沒有獲勝的可能,但是對付一些普通人還是可以的。

離十日之約還有四天。

————————-

ps:我們吳小受也是男人啊,喜歡武功很正常的。糯糯不是很喜歡那種娘娘的受,我喜歡強受~~~

猜你喜歡

  1. 虐戀小說
  2. 游戲小說
  3. 貴族小說
  4. 宮廷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新快3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