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最新小說 >

《后半生的許諾》蘇念君周勛全文精彩閱讀 002 周叔叔

時間:2018-08-24 15:47:33

《后半生的許諾》小說簡介

主人公叫蘇念君周勛的小說叫《后半生的許諾》,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芒果千層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型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002周叔叔這種時候,解釋只會讓彼此更尷尬。我鎮定地喊了一聲:“周叔叔。”實際上,我今年二十二,周勛只比我大了六歲。不過我爸向來以周勛的兄長自居,我也就習慣叫叔叔。周勛淡淡點頭。他轉向龔珊,道:“我有......

《后半生的許諾》 002 周叔叔 免費試讀

002周叔叔

這種時候,解釋只會讓彼此更尷尬。

我鎮定地喊了一聲:“周叔叔。”

實際上,我今年二十二,周勛只比我大了六歲。

不過我爸向來以周勛的兄長自居,我也就習慣叫叔叔。

周勛淡淡點頭。

他轉向龔珊,道:“我有話和念念說。”

龔珊不太愿意離開,支吾道:“念念她什么都不懂,要不然我叫她爸過來……”

周勛微微皺眉。

立刻有保鏢上前將龔珊阻隔開。

龔珊滿臉不甘心,卻只能悻悻地離開。

周勛給我媽上了三炷香,而后看向我,道:“跟我來。”

說完便邁開長腿往外走。

我爬起來,忍著腿上的酸麻和臉上的酸痛,跟了上去。

他在車里等我。

那是一輛黑色的越野,是帝都的牌照。

我上去后,發現車里除了他,再沒有其他人。

只有淡淡的茉莉清香縈繞在車廂里。

我乖乖地坐著,等他開口。

他的目光落在我半邊臉頰上,蹙眉問:“怎么弄的?”

我沒做聲。

并不是不能告訴他,但我不想叫他知道我沒用,也不想讓他同情我。

周勛卻似乎已經猜到:“你同學弄的?”

這個同學,當然是指龔珊。

我爸和龔珊的事,整個花臨圈子都知曉,大家更是清楚,是我引狼入室,才讓我媽陷入無盡的痛苦。

我狠狠地拽緊拳頭,咬緊嘴唇,道:“我會報仇的。”

周勛抬眸,沉默地看著我,沒有說話。

我低下腦袋,不敢和他對視。

他突然拿出一份文件,遞給我,道:“這是遺囑,你媽拜托我轉交給你的。”

我疑惑地抬頭看他。

我媽和他不算太熟,怎么會把遺囑這樣重要的東西交給他。

再聯想到他知道我媽喜歡紅豆和滿天星,我不禁暗暗猜測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猶豫著沒有接。

他的眸光變冷了些。

我趕緊接過來,看到我媽將所有財產都留給了我。

但她的私產并不多,公司的股份早被我爸騙去了,她平常又很少藏私房錢,現在變賣不動產的錢加起來也不過兩千萬,剛好在帝都邊緣地帶買一套房而已。

我看得難受極了,不是因為錢少,而是替我媽感到不值。

當年我爸只是個鄉下窮小子,我外公家卻是花臨的富豪,他主動追求我媽,勾得我媽死心塌地愛上他,就算家里反對,也執意要和他在一起。

外公氣得大病一場,但因為只有一個女兒,臨終前還是把公司交到了我媽手里。

而我爸哄騙著我媽把公司交給他,最初只是變更法人代表,漸漸地股份也被他收走,偏偏我媽被他哄著,還甘之如飴。

那時候我年幼,并不知曉這個事,否則怎么也會想辦法阻攔的。

可惜一切都晚了。

外公家的數十億產業,全數轉移到我爸名下,我媽最終只剩這兩千萬。

要是外公還活著,肯定會被我媽氣得再次撒手人寰吧。

我媽是真的愛我爸。

但這種愛既可悲又愚蠢。

我當初考帝都大學,就是想帶她徹底離開花臨,離開這個讓她傷痕累累的家。

她卻不愿意,只想守著她愛的人……

我媽可憐嗎?

當然是可憐的,被深愛的人這樣欺騙和欺辱,最后還不得善終,估計連地府閻王聽了也要可憐她幾分。

可恨嗎?

站在我的立場,她只要丈夫不要女兒的態度,當然是可恨的。

只是,我又有什么資格恨她呢。

這所有一切的源頭,不過是因為我帶了個心如蛇蝎的同學回家……

我的眼淚再也止不住滾滾地往下掉。

周勛道:“前不久,我和你媽見過一面,除了這個東西,她還有幾句話,讓我轉述給你。”

我抬頭看他。

因為視線被眼淚遮住,他的臉有些看不真切。

他緩緩道:“你媽說,讓你去帝都,開始新的生活,不要被仇恨遮住眼,更不要為她報仇。”

我聽得發愣。

她為什么這樣心狠,連遺言都是叫人轉達,她為什么不親自和我說呢,為什么要丟下我……

我捏著那份遺囑,淚眼模糊。

周勛沉默了一會兒,一只手輕輕地放在我的肩頭,微微用力,道:“聽你***話,去帝都,不要回來。”

我哭得稀里嘩啦。

如果能放下,我就不會這樣的痛苦……

他的手從我肩頭挪開,沒再勸我。

過了許久,我終于停止哭泣,也慢慢回過神。

周勛靠著椅背,修長的手指間夾著一根香煙,沒有點燃。

我有些不太自在,不管怎樣,我都在他面前失禮了。

他的眼睛黑沉幽深,看我一眼,將香煙扔進車頭的盒子里,道:“下去吧,等你媽下完葬,就回帝都去。”

我沒有應他,只是低聲道:“……謝謝。”

他頓了下,嗯一聲。

在我下車時,他將一張卡片遞給我,道:“上面有我電話。”

黑色鑲金的卡片上,只有名字和號碼。

他淡淡道:“我欠你媽媽一個人情,你隨時可以討要回去。”

原來是這樣,難怪他會幫我媽轉達遺囑和遺言。

我再次道謝。

但我心里卻想著,他這樣的身份,以后恐怕很難再見到。

我下車后,他的司機和保鏢便悄無聲息地回到車里。

隨后車門被關上,車子絕塵而去。

我低頭看了看手里的卡片,隨手塞進褲兜里,轉身回了靈堂。

賓客們在祭奠過后都離開了,我外公家已經不剩什么親人,我媽生前也沒多少好友,靈堂一下子變得空蕩蕩的。

龔珊走過來,盯著我手里的文件,柔聲問:“這是周先生給你的嗎?”

我爸聽見周先生幾個字,快步走近,道:“給我看看!”

沒等我反應過來,他已經將遺囑搶了去。

龔珊伸長脖子看完,幽幽道:“念念可真有錢,兩千萬,我想都不敢想。”

實際上,這幾年她從我爸手里得到的房產就有好幾處,絕不止這點錢。

我盯著我爸,我倒是要看看,被龔珊慫恿后,他會不會連這點錢也搶走。

就見他目光閃了閃,語氣變得特別溫和,“念念,你還小,這些錢先讓爸幫你保管吧……”

果然,連這點東西也要算計。

我心里涌上無盡的嘲諷,冷笑道:“龔珊跟我一樣大,已經當了四年小三,連孩子都有了……你還覺得我年紀小媽?”

我爸臉色一變,怒聲道:“你這是什么意思,你這個不孝女,只知道頂撞我!瞧瞧你媽把你教成了什么樣子!我真后悔當年把你生下來!”

龔珊連忙給他順氣:“石頭哥哥,別生氣。”

我爸叫蘇石巖,我媽叫楊君。

我的名字是蘇念君。

蘇念君,念君,多么富有寓意的一個名字。

我媽大約被感動了許多年吧。

只可惜啊,一切不過是做戲。

而我媽直到死,都沒有看清楚蘇石巖的人面獸心。

新快3遗漏数据